1/1286页 共38579

历代画家为何偏爱《风雨归舟图》,金农这一题材作品被徐悲鸿誉为“中国美术史上的奇迹”

时间:2018-10-17 文章来源:《新快报》

金农 风雨归舟图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王维《山居秋暝》。近日,一场微凉的秋雨把炎热的广州带进了秋天里,从古至今,描写秋天秋雨的画家数不胜数,而在中国画中,偏爱风雨的画家也不在少数,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可谓是《风雨归舟图》。

  随着描绘这一类风格的画家越来越多,《风雨归舟图》已经成了一类书画作品的共名,历史上许多画家都画过这个主题,如南宋的苏显祖,明代的戴进、蓝瑛、张宏,清代的谢彬、金农等等,近代的吴昌硕、傅抱石也都画过同一题材。

戴进 风雨归舟图

髡残 雨洗山根图轴

  戴进出身平民,对世俗生活的体会深刻

  戴进是明初浙派创始人,其绘画风格统领明初画坛近百年时间,从现存的作品看,戴进存世作品以山水画居多。其于山水画方面,不拘一格多方师承,广学博取,从董源、巨然的一片江南到李成、郭熙的全景构图,马远、夏珪简劲利落的边角之景再到元画的笔墨意韵,古典主义艺术大师们创造的多种艺术形式和风格手法,无不信手拈来, 又自成一体。各种传统的山水符号,在他的作品中已经开始融会贯通,形成独特的山水画面貌。他继承南宋宫廷画院遗风,使马夏简劲爽利的山水画风在沉寂多年以后以崭新面貌再次振起于明初画坛,如同一座桥梁,联通了唐宋到明清艺术史脉络。

  戴进山水画中虽也不乏各种文人雅集、幽雅精致的意境描绘,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大量带有浓厚民俗生活意趣的作品。在对山水的描绘方面,宋元绘画注重诗意境界的追求,用饱含深情的笔墨营造出世外桃源之境,俗世凡尘遥不可及。戴进笔下的山水世界则较多表现平易近人的世俗生活情境,增添了一份平民化的审美趣味。他用深情的笔触勾勒出底层劳动人民生活劳作的场景,人物造型简洁生动,动态栩栩如生,具有高度的描摹生活的写实水平,让人生出身临其境之感。

  戴进的《风雨归舟图》广为流传,此画描绘暴雨降临的瞬间,风雨交加,江面上小舟颠簸摆荡,行人迎风而行的情景。为了捕捉这大自然戏剧性的一刻,戴进运用宽阔的湿笔,快速斜扫过画面,表现大雨滂沱如泼、雨雾翻腾的撼人气势,同时他也画出翻折的树叶、芦苇,和逆风行走的小舟形成一种垂直逆向,加强整幅画的动势。

  戴进这幅画以自然中的风雨云雾为创作主题,可以追溯到南宋夏珪的传统。不过,和宋代绘画相比,戴进的构图动势更强烈,笔墨也更加奔放纵恣,这幅《风雨归舟图》对后代画家影响深远,成为描绘这类诗意风雨山水图的典范之作。

  但实际上,在戴进的山水世界里,有风雨中行色匆忙的行人,也有醉酒后酣态可掬的游人;有在暮色中荷锄而归的农夫,也有辛劳持家的农妇; 有匆忙行于山中的商旅队伍,也有农闲怡然而居的山民等等。而诸如《牧牛图》《纳凉图》《升平村乐图》《踏歌图》等风俗画作品中,世俗平民生活成为画作的主题。这些简单朴实的生活画卷以及穿插有人物活动的山水作品,虽没有与世隔绝的恬淡雅趣,却因其浓厚的生活气息而动人心弦。戴进出身平民阶层,所以画家对世俗生活的体会也就愈加深刻,情感愈加真实,因而戴进画作中的世俗气息与两宋的风俗画相比,又向自然对象更进了一步。

  徐悲鸿用董源大画换了金农的小幅《风雨归舟图》

  1938年,徐悲鸿在广西阳朔时收藏到一幅画,它是五代大画家董源的一张巨幅画作《溪岸图》。徐悲鸿十分珍爱,视之为“天下第一北苑”。不久,张大千到桂林拜访徐悲鸿时见到这幅画,立即被它深深吸引住,他向徐悲鸿提出要带回四川“研究和鉴定”,作为好友,徐悲鸿答应了他。于是,此画一直保存在张大千处。1944年,徐悲鸿又同意张大千的请求,把《溪岸图》与张大千收藏的一幅清代金农的《风雨归舟图》作了交换,于是两人各遂其愿,皆大欢喜。

  在这件事中有意思的是,董源的名气比金农要大得多,董源存世作品的数量十分稀少,《溪岸图》的尺幅也比《风雨归舟图》大得多,所以若论经济价值,《溪岸图》要比《风雨归舟图》高何止数倍,那么,徐悲鸿为何会爽快地同意这么交换呢?

  《溪岸图》,徐悲鸿当年称之为《水村图》,直到1957年谢稚柳审定后,才确定其正确的名字应该是《溪岸图》。《溪岸图》为水墨绢本,宽110厘米,长221厘米,画面中峰峦叠嶂,树木茂盛。山脚下宽阔的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坐落岸边的水榭中有一家四人,女主人公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童处于水榭的左侧,头戴高巾的男主人公坐在右侧的栏杆边,正在向远处眺望。他们后面的山坡上,精细描绘的屋舍、农人、樵夫及耕牛,交织出一幅山村晚归的景象。整幅山水人物画传达出陶渊明《桃花源记》一般的出世意境。

  徐悲鸿在1938年得到这幅画时,就曾经在一封信中写道:“弟得董源(《水村图》)巨幅,恐为天下第一北苑。大千惊奇不已,必欲携之入川,弟即托之作一番考证(有款及宋内府印,贾似道、柯九思印)。绢本破损,但画极佳。人物、界画、房舍、山村、山泉均极妙。”今天看来,当初徐悲鸿从一个画家的角度对该画的审视是非常中肯的。纵观中国美术史,能有此笔墨气韵的绘画作品实在是少之又少,与画史记载的董源十分相似。

  金农在世的时候就享有画名,慕名求画的人很多,所以他代笔的作品也很多,这还遑论后人的伪作。并且有些代笔作品可以说几可乱真。金农也曾公开说,他的画很多都是自己的学生罗聘和项均代笔的。作为仿画高手的张大千对金农也青睐有加,认为金农是高过同时代其他画家的。在扬州八怪之中他只仿造金农。而《风雨归舟图》这幅作品,当年徐悲鸿在张大千处看到时就很喜欢。

  徐悲鸿1950年题写的跋文给予这幅画高度评价。他写道:“此乃中国古画中奇迹之一,平生所见若范中立《溪山行旅图》,宋人《雪景》,周东邨《北溟图》,与此幅可谓现世界所存在中国山水画中四支柱。古今虽艳称荆关董巨,荆董画世尚有之,巨然卑俱难当吾选也。1938初秋,大千由桂林挟吾巨帧去。1944春,吾居重庆,大千知吾爱其藏中精品冬心此幅,遂托目寒赠吾,吾亦欣然。因吾以画品为重,不计名字也。”徐悲鸿之所以很高兴地用五代董源的大画换清代金农的小幅,是缘于他认为《风雨归舟图》是五千年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奇迹”,其艺术价值要比“天下第一北苑”更高。

  延伸阅读:戴进曾是金银首饰匠

  戴进原为金银首饰匠,且心灵手巧,技艺高超。进也颇为自得。本打算以此立业,不想“一日于市,见镕金者,观之,即进所造,怃然自失。归语人曰:‘吾瘁吾心力为此,岂徒得糈,意将托此不朽吾名耳,今人烁吾所造亡我所爱,此技不足为也,将安托吾指而后可。’人曰:‘子巧托诸金,金饰能为俗习玩爱,及儿妇人御身,彼惟煌煌是耽,安知工苦,能徒智于缣素必传矣。’进喜,遂学画,名高一时”。(见《虞初新志·戴文进传》)终成浙派之奠基人。

  
历代画家为何偏爱《风雨归舟图》,金农这一题材作品被徐悲鸿誉为“中国美术史上的奇迹”-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