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奢侈品:漆器的收藏

时间:2017-8-12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王与菡/文

  漆器从来不及玉器、 瓷器和金银器普及,在收藏拍卖市场上亦称不上火热。

  但它被视作唯一能以时代姿态代表中华文明的传统器物。

  从战国西汉年间的朱墨流转,到其后传神鲜亮的镶雕彩绘,漆器诉说的是一脉文明七千年相承的惊心动魄。

  2008年7月7日,在日本召开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欢迎晚宴上,各国首脑举杯的盛酒器是一只小巧的轮岛高脚漆杯,杯壁樱花生动,令举杯者爱不释手。会后,日本人把它当作极其珍重的国礼相赠。

  1959年国庆那天,周恩来陪同国外宾客步入人民大会堂宴会厅,指着门口一对高达两米的古铜色大狮子说:“你们信不信,我可以把它们抬起来。” 言毕,直接抬起一只。在一众外宾的瞠目结舌中,周恩来笑言:“并非我力大无穷,而是这只狮子本身并不重,它是福州的仿紫铜脱胎漆器,身重只有几公斤而已。”

  从七千年前的河姆渡文化开始,到战国和西汉时期的鼎盛,再到现在以稀为贵的收藏拍卖表现,在这些闪动的时代里,漆器一直既内敛又奢华,既高雅又质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七千年奢侈品

  有人将瓷器比作中国古代的文化精髓,有人给玉赋与温文尔雅的人格品性,诚然,它们从古至今都代表着一种高雅非凡的人生态度,但在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里,能够称得上奢侈品的当属漆器。

  漆器的珍贵不在于它用料上的讲究,而在于它代表人类从一个文明迈入另一个文明的工艺进步。1978年余杭河姆渡文化遗址发掘出第一只朱漆木碗和一件朱漆筒将中华文明的历史维度拉到了七千年前。在那个茹毛饮血的时代,紧随着石器时代的,便是漆器时代。再往后,发展至战国和西汉年间,朱墨流转、壁薄如纸的漆器成为汉武帝案头至高权力和无双财富的象征。

  漆器的奢侈是中华文明发展的一个缩影。首当其冲的是它令人称奇的制作工艺。先以木灰或金属为胎,再在胎骨上层层髹漆几十层或上百层,半干时再根据剔红、剔犀、螺钿和描金等种种不同工艺类型,或描上画稿,或雕刻花纹,或描金镶钿……整个过程延续数年,一件漆器才能大功告成。

  存数稀少也是漆器最为鲜明的一个特征。正因如此,其奢华无双的艺术价值更是被众多文人墨客视若无价。在考古领域亦有“大家”之称的郭沫若对漆器就甚是珍爱,他将其描述为“举之一羽轻,视之九鼎兀。”明代黄成在中国现存唯一一部古代漆工专著《髹饰录》中写道:“隐起圆滑,纤细精致。”再到清代,诗人袁枚用“阴花细缬珊瑚明,赪霞隐隐东方生”的诗句来形容雕漆之美。

  拍卖场上凤毛麟角

  纵然漆器从古至今便是上品之物,但因传世稀少,至今未能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上形成一个独立的收藏门类。

  漆器最早在拍卖场上一鸣惊人是2001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当时,佳士得推出了26件尤为珍贵的l2世纪至16世纪中国漆器藏品。最后,拍出24件,总额超过3000万元港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估价为120万至160万元港币的“剔红牡丹花卉大圆盒”,专家将其称为明永乐年间漆器工艺臻于巅峰之作,其超过1287万元港币的成交价创下了当时中国漆器拍卖成交的最高纪录。

  2003年,在中国嘉德推出的 “俪松居长物—王世襄、袁荃猷珍藏中国艺术品” 拍卖专场中,一款明代“金髹木雕雪山大士像”以275万元人民币成交。同年的上海崇源秋季拍卖会上,一款唐代“黑漆螺钿琴”又以220万元人民币成交。接下来,又一件明永乐时期的“剔红牡丹纹盒”在北京翰海秋拍中以214.5万元人民币成交,而上海崇源拍卖公司推出的南宋“剔红凤鸟穿花图盘”则拍到了 143万元人民币。

  比起其他拍卖大类的声势浩荡,用凤毛麟角来形容漆器在拍卖场上的出现比率毫不为过。2006年,香港苏富比曾以606.3万元港币拍出一件清代 “乾隆剔红御制诗笔筒”,中国嘉德以550万元拍出一件清代“乾隆脱胎朱漆题诗菊瓣形盖盒”。2007年,一件明朝宣德“剔红双螭荷叶式盘”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以497.3万元港币成交……接下来,引人注目的是保利2010年秋拍中清乾隆漆刻御制诗仿“周兕觥”。这件皇家用物端庄大气,构思巧妙,无论器形还是技艺均达至极致。素面器身上牛角竖立,虎虎生威,颇具帝王之势,最终以515.2万元人民币成交。

  然而,最轰动一时的当属2008年12月3日,出现在香港会展中心佳士得拍卖会上的明永乐“剔红双凤莲花盏托”。除了使用漆器工艺中最为复杂的雕漆工艺,这件器物最大的亮点在于盏托内乾隆皇帝的御题诗。最后,这款传奇漆器以3314万元港币成交,创下了迄今为止漆器拍卖的最高价。

  尽管为数不多,但漆器的每一次亮相和拍卖让关注者雀跃不已。人们认为它的时代终将到来,只是预热的过程比较长。

  升值空间巨大

  纵观以往拍卖结果,明初以前的漆器极受青睐。究其原因,因为明初以前的漆器大多为博物馆藏物,市场流通数量极少。在故宫博物院现存的大约1.7万件漆器中,出土漆器极为少见,传世之物主要集中于元、明、清三代。

  元、明、清三代漆器大都出于皇宫作坊,精工细做,且保存较好,极具欣赏和收藏价值。就其在市场最具表现力的明永乐和清康熙漆器来说,收藏价格极高。因此,漆器越来越属于高级艺术领域。然而,漆器收藏面临的瓶颈在于:管理和保存难度很大,漆器不怕水,但怕干燥,易裂。通常的恒温都不利用漆器的保管,给收藏从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专业门槛。漆器收藏一直不温不火另一个原因还在于,缺乏专家,断代困难。因其工艺复杂,又深受社会权贵喜欢,以远充近的行为即使在明清皇宫也难以避免。这也直接影响到了现代漆器的收藏。

  不过,收藏市场的最大规则就是“物以稀为贵”。在汉、唐、宋的存物极其少见的情况下,元明清漆器便成了最值得收藏的对象。尤以元为首,漆器工艺发展到这个时代达到了顶峰,出现了像张成和杨茂这样的名传千古漆器大师。

  此后的明清时期,民间漆器衰退无形,但宫廷漆器取得长足发展,其中又以明永乐、宣德年间及清乾隆年间的漆器最为优秀。明永宣年间,北京就专门设有果园厂生产漆器。至清乾隆时期,当朝皇帝的喜欢又大大推动漆器的制作,使漆器的发展从质量和数量上又达到了一个高峰。

  乾隆之后的漆器工艺逐渐失传,现在已不复存在。因此,清代宫廷漆器被视为最具投资价值和收藏潜力。在另一个方面,由于日本对中国漆器的追捧,日本的漆器收藏市场比中国更为丰富。那里不仅具备详尽的文献资料,且漆器本身保存状态也非常稳定,它们通常会被放置在特制的包装盒内,保存完好。而国内罕见的宋、元、明时期的漆制盖盒、香盒、香盘和茶碗盏托等漆器,亦存量颇丰。

  
远古奢侈品:漆器的收藏-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