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页 共4848

朱自清刘文典信札背后的故事

时间:2019-5-18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达森/四川


朱自清1947年致于氏兄弟信函

  著名学者刘文典(1891—1958),以及散文家、教育家朱自清(1898—1948)的名号,国内读者已经非常熟悉。然而,于乃义其人其事,对一般读者而言,可能则比较陌生;而于氏与刘、朱二人的交往事迹,知者恐怕更少之又少了。

刘文典致于乃义信札

朱自清、于乃义与五华中学师生合影,摄于1945年10月27日

朱自清与于乃义

  于乃义(1915—1980),字仲直,号净明,别号铁石山樵,晚年别署饮光老人,出身于昆明的书香世第。祖父怀清、父少怀均嗜书饱学,建有“双水精舍”供藏书研学之用,自幼家学渊源深厚。在云南近现代学者中,是成就卓著的文献方志学家、图书馆学家、教育家、医药文献学家;晚年又为佛学家、诗人、名中医。

  近日,笔者有幸获睹一批关涉于氏的旧档文献,从中发现有刘、朱二人手札两通,此前未见公开披露,当属“佚札”,对于补证刘、朱二人生平,补充刘、朱二人全集内容,均有无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刘文典致于乃义信札没有标明具体年份,但大致可以推定写信时间当在1946年前后,此时,正是刘文典在昆明五华文理学院兼课之际。据查,1946年至1951年,于乃义与其兄于乃仁(字伯安)“破产兴学”,创办云南省第一所民办私立大学(第一所私立大学为唐继尧办的官办私立东陆大学),此为第二所私立大学——昆明五华文理学院,自任教务长,执教于中文系。

  当年,昆明五华文理学院在于乃义的操持之下,名师荟萃,学风鼎盛,颇为时人注目。须知,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等迁滇学校陆续返回原地,于氏办学恰逢这一机遇与挑战,延聘了包括钱穆、李源澄等在内的众多名师,使这部分因抗战迁移至此、又因抗战胜利即将流失的教学资源留在了昆明,确实难能可贵。此时已留在云南大学任教的刘文典,亦应于氏之聘,在五华文理学院兼课,专讲《荀子》。

  此信内容有解释其讲课旨趣及风格,以及派人往迎、试题拟就等相关事宜,据此推测,应当即是刘文典在兼课之初,写给于氏的。此信与一摞文档装订成册,其中还应当有相当数量的刘、于通信原件或抄件,惜未能细阅详察,只能坐待机缘,来日再详加探研了。

  下面把朱自清致于乃义信札的内容展示出来:

  伯安、仲直先生大鉴:敬贻

  《散原精舍诗》二册

  《珍庐诗集》一册

  《小疏小令》一册

  《近人诗词钞》一册

  《自怡斋诗》一册

  即乞

  哂纳存念,此颂

  时祺。

  朱自清.六.十一。

  此信信文与信封均完整保存,信封上写有“航空”“昆明翠湖昆华图书馆”“于仲直先生”“北平清华大学朱佩弦”等字样,当为朱自清手书。信封上的邮戳,尚可辨识出“北平”与“卅六”字样。说明此信乃是朱自清于民国卅六年,即1947年6月11日所写并寄至昆明的。

  此信主要内容,乃是抗战胜利后,已返归北平的朱自清,托付于乃仁与于乃义兄弟,向昆华图书馆捐赠图书。据查,昆华图书馆的前身,乃是清宣统元年(1909)创建的云南省图书馆。民国二十年(1931)改为云南省立昆华图书馆,民国三十七年(1948)昆华图书馆和志舟图书馆合并称为云南省立昆华图书馆,1953年定名为云南省图书馆。如今,据此信点查馆藏,可能还能寻获那一批70年前的朱氏赠书。

  与此信一同保存的,还有一张朱自清与于乃义等师生合影。照片上方有楷体字题记:“五华中学高中第二班毕业纪念,摄于昆华图书馆,时卅四年云南首义纪念日也”。题记中提到的所谓“云南首义纪念日”即1911年10月27日,这一天辛亥革命腾越(即腾冲)起义爆发并取得成功。所以,据此题记可知,合影摄于1945年10月27日。合影中,当时曾代理五华中学校长的于乃义与朱自清端坐于前排中央,足见当时两人在学校师生中的声望与地位。

  据查,朱自清除了在西南联大授课之外,也曾在五华中学兼课国文,且还为五华中学创写了校歌。校歌内容,可以参见《朱自清全集》第五卷(江苏教育出版社,1990年初版)。这是他继早年为江苏省立八中、浙江省立十中创写校歌,抗战期间辗转西南后方之际又为西南联大创写校歌之后,再一次创写校歌。事实上,五华中学校歌,也是朱自清生命中创写的最后一首校歌。抗战胜利之后不久,1946年10月,朱自清即从四川回到北平;不到两年之后,即病逝于北平了。

  如今,1940年成立的私立五华中学,与1942年成立的私立峨岷中学,早已于1952年9月合并为昆明十二中。朱自清与这所中学校的“前缘”,永久地定格在曾经的校歌音符中了。

  
朱自清刘文典信札背后的故事-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