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页 共6440

浅谈任嘒閒虚实乱针绣

时间:2017-10-11 文章来源:苏州工艺美术网
  我的奶奶任嘒閒先生,是一位充满创新精神的,不断进取的刺绣艺术家和教育家,先后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新中国建国六十年以来苏州市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的荣誉称号。在二十世纪中国刺绣的创新领域中,奶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首创的虚实乱针绣无疑是刺绣艺术的一座新的丰碑。

  任嘒閒,1916—2003年,江苏丹阳人。早年师从于中国著名画家、艺术教育家吕凤子先生以及刺绣艺术家、乱针绣的创始人杨守玉先生学习绘画和刺绣技艺,先后在丹阳正则女子职校、正则艺专、国立艺专、南京艺术学院任教,最后任苏州刺绣研究所艺术总监。她一生经历了苏绣艺术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她延续了杨守玉先生所开创的乱针绣艺术的传统,并以深厚的艺术修养、坚实的绘画基础、独特的艺术眼光,将西方绘画艺术的诸多理论与东方刺绣的技巧融合在一起,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刺绣针法——虚实乱针绣,把苏绣艺术发展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其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使其享有“现代针神”的美誉。

  在二十一世纪的刺绣艺术发展多样化的今天,任嘒閒先生培养出众多的优秀的刺绣艺术家,她的刺绣艺术对当代的刺绣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七十多年如一日对自己创作风格的坚守和创新的理念为新一代的刺绣工作者树立了一座艺术的标杆、精神的榜样。

  众所周知,乱针绣是任嘒閒的老师杨守玉先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末首创的一种刺绣技法。她把西方绘画尤其是油画中色彩和素描的处理方法有机灵活地运用于刺绣之中,创造出了一种有别于传统刺绣的新绣法——乱针绣。这种绣法是在刺绣过程中运用长短交叉的线条分层加色和渗色,将画理与绣理融为一体,使绣品色彩丰富、层次分明、立体感强。打破了传统刺绣“密接其针,排比其线”的框架,极大地拓展了刺绣的题材范围,丰富了绣品的艺术深度和广度,开创了中国刺绣艺术发展的新纪元。

  杨守玉先生的乱针绣将西方绘画尤其是油画中色彩和素描的处理方法有机灵活地运用于刺绣之中。而任嘒閒先生一直在为如何将刺绣艺术与与东西方艺术的融合尤其是中国水墨画的结合努力着。1958年,凭着扎实的素描功底和熟练的乱针绣技巧,任嘒閒又首创了“虚实乱针绣”。

  “虚实乱针绣”是在传统乱针绣技法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一种新的乱针绣技法。这种技法借鉴了西方绘画中素描的理论与技巧表现在绣制过程中。“虚实乱针绣”使用的丝线颜色较为单纯,一般从深到浅只有三、四个色级,并通过线条的粗细疏密及虚与实的交替互动来表现画面,使交叉的线条有了立体感、层次感、透视感,使其具有素描的特点,在艺术上达到了以少胜多的独特境界。

  “虚实乱针绣”在“虚”和“实”的之间所表现的图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意境,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线条的开合、起伏、断续、聚散在虚实相间的有机转换与构成中创造出富有独特风格与生命力的刺绣艺术品。艺术作品中的“虚实相生”是指虚与实二者之间互相联系,互相渗透与互相转化,以达到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的境界。

  任先生的“虚实乱针绣”作品创作,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起到本世纪初可谓是硕果累累、精彩纷呈。不管是早期的《列宁胸像》、《马克思像》、《恩格斯像》;中期的《圣母像》、《杨守玉像》、《爱因斯坦像》还是晚期的《大红花》、《大黄花》、《雪景》等作品无不渗透着她对刺绣艺术的执着和热爱,表现出她出神入化的刺绣技艺,反映出她与时俱进的时代气息与创新精神。 “虚实乱针绣”所呈现的对简约的崇尚,让人们避免了在入微观察刺绣作品时常会产生的沉溺于一个局部或一个琐碎的细节中,从而使作品的境界大为开拓,作品的格调亦大为提高。

  在刺绣中,“虚”是指表现对象空白的部分,它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实”》是指刺绣中绣出的实物、实景以及形象细致丰富的地方。在这里,我们以任先生的《爱因斯坦像》为例来论述“虚实相生”的特征。在这幅刺绣中,任先生用黑色丝线以细乱针把人物的主体形象完整生动地绣出,在处理人物背景时只用少许与绣人物相同的丝线以交叉针绣出,背景不做刺绣留出很多“空白”,这样,既突出表现了人物的精神面貌,又使画面显得十分简洁明快。在淡雅的色调中,人物主体的“实”与背景环境的“虚”有机地统一在一种宁静、清新的环境之中,让人感到一种精妙与大气浑然一体的意蕴。因此,由于作者巧妙的“实中见虚,虚中见实”处理,使画面透畅、主体突出、意境深邃。而线条的疏密结合、黑白对比增强了绣品的表现空间和想象空间。虚实相生成为这些绣品独特意境的结构方式。从任先生许多虚实乱针绣作品中我们可品味诸多“疏能跑马,密不透风”刺绣技巧。

  “以少胜多”的艺术境界是任先生虚实乱针绣的又一大特点。清代大画家郑板桥曾有一幅对联:“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这幅对联所主张的就是在艺术创作中要达到最高的境界,往往就要以最简练的笔墨表现出最丰富的内容,创造出与众不同的新的审美标准。在任先生的许多“虚实乱真绣”的作品中我们发现任先生正是在这种“删繁就简”的创作思想下指导了以最简、最精的针线创造出“领异标新”的刺绣风格。

  任先生的“虚实乱针绣”作品特色极其鲜明,在刺绣的过程中,多余的笔墨线条一概不要,该删该减的一律去除,这一创作理念在其后半生的创作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如创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大红花》、《黄花》、《雪景》等系列作品。综上所述,任先生的“虚实乱针绣”所主张的“虚实相生”、“以少胜多”的刺绣技法和审美原则不仅是当代刺绣语言创新发展的一个显著标志,而且也是今后指导刺绣创作构想和艺术表现的理论基础。“虚实乱针绣”是一种新的刺绣语言、一种新的构图的方式,也是一种刺绣境界新的表现形式,更是刺绣艺术创新进步的一个里程碑。

  参考文献:

  1、《任嘒閒刺绣艺术》(任嘒閒著)古吴轩出版社2000年版

  2、《中国刺绣史》(孙佩兰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版
  
浅谈任嘒閒虚实乱针绣-工艺百科-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