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名家

1/8页 共236

以雕刻之名传承匠人之魂

时间:2019-5-7 文章来源:雅虎北京

   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掀起了大众对传统工艺的热议,使得“工匠精神”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热门词汇。在快餐文化的潮流中,有一位雕刻师脱颖而出,坚守热爱初心,创新作品风格,在业内收获了赫赫声名。他就是以雕刻之名传承匠人之魂的唐宇。

   唐宇,原名吴小宇,于1989年11月出生在一个传统工艺家族,自幼便受到传统工艺文化的熏陶,在手工雕刻上有着与生俱来的禀赋。少年时,唐宇便亲眼见证了爷爷与父亲协力雕刻大佛的全工序,对雕刻工艺的热爱从彼时开始生根发芽。

   【不止于此,上下求索】

   作为新生代的手工匠人,唐宇既有传统手工匠人的埋头苦干,亦有新兴年轻人的创新与热血。在继承父辈传统手艺的基础上,唐宇还主动游学拜访了国内名师,从木雕、玉雕、核雕到学院派雕塑,他都有所钻研。他的作品将更多新锐的手法与创新引入传统雕刻行业,在天马行空中再现雕刻的魅力,多次惊艳业内,被不少收藏家视为最具收藏价值的新派雕刻师。“想得到的做不到,做得到的想不出”,这是唐宇收获的评价。

   2017年是向传统木雕精神致敬的一年,不少手工匠人继续复刻前人之作,鲜有突出的创新。唐宇却并不满足于前人开创的亨通大道,始终致力于探寻传统题材的重构之路,将各种时尚潮流元素融入木雕作品之中。金刚、绿巨人、斗战神……无一不让传统题材更具表现力。就连水浒传、三国志这些元素,他也勇于挑战,不拘一格,其作品既让老匠人们赞叹不已,也在整个木雕行业激起了不小的震动,成为木雕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经典之作。

   【不拘一格,兢兢业业】

   雕刻手艺是一个需要深耕细作的行业,要将一类材料、一种题材钻研透彻、尽善尽美,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因此,大多数手艺人往往只会选择一种题材,将一类材料做到底。唐宇则迥然不群,尽管跨越多种题材、选取各类材料并且采用不同形式,他都能创作出富有感染力和表现力的作品。由此,他对雕刻技艺倾注的精力可想而知,其澎湃的创作激情和超群的艺术天赋也可见一斑。

   工匠技艺的磨练常常伴随着百种艰辛以及生命的修行,独自苦苦思索更是常态。如果固定一类题材,有时根本不足以唤出材料内里的“猛兽”,作品自然也缺少灵魂。唐宇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宁愿要不同的丑,也不要一成不变的美。他敢于尝试,敢于探索,不断挑战新的作品风格和艺术处理手法。只要有真正符合手上材料的题材,他一定潜下心来细细钻研。无数个仰望星空的夜晚,流光下是他兢兢业业的身影,而那些星星也见证了他一步步从手工匠人蜕变为业内不可低估的艺术家的道路。

   【不畏将来,振兴核雕】

   在木雕界名声大噪后,唐宇并没有满足于当下,而是迅速将眼光投向了号称“神工技”或“鬼工技”的文玩核桃雕刻。

   虽然核桃雕刻在古时蔚然成风,但因其技艺之考究,到现代鲜有专门的文玩核桃雕刻师傅,国内作者屈指可数。核桃雕刻的表现力取决于核桃本身纹路的走向和创作者的雕刻设计,而文玩核桃的纹路深浅不一,壁厚有限且变幻莫测,构图设计及其困难,因而想要在文玩核桃上拥有很深的造诣难度非常大。

   在此背景下,唐宇依旧不畏将来,迎难而上,决心振兴传统雕刻行业,传承雕刻艺术魅力。他将大量心血投入文玩核桃雕刻之中,研习各个品种的壁厚特性,巧妙利用纹路进行构图设计,以天马行空驾驭鬼斧雕工,充分展现出核桃雕刻的独特韵味。其创作的四大天王风调雨顺、文武形态钟馗、喜怒哀乐达摩和玄阴四像四神兽作品一经推出即在业内掀起热议和怒赞,如此错综复杂的核桃雕刻在他手下竟栩栩如生!老匠人无不艳羡于他的大胆构思和精巧技艺,新生代匠人则在赞叹之余自愧不如。【深耕核雕工艺】

   艺术追求创新,我们不应该止步于已有的作品和技法,在唐宇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工匠精神就是创造精神、创新精神。我们无从知道雕刻的极限之美在哪里,但是仍要努力攀登,坚守热爱,不断创新。正如唐宇所说,保持初心,内心有火,作品才能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