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孤证不立

时间:2017-6-18 14:17:10  信息来源:艺术林距离 林明杰

  新星出版社重刊《齐白石回忆录》,诱发刘传铭先生对齐白石朋友圈的一番考据。对于史料考据来说,齐白石所处时代并不远,各种史料可以相互印证,但以讹传讹已至如此。

▲《齐白石回忆录》

  做学问重在论证。或许因为艺术是件比较性情的事,艺术圈一些人的回忆也变得有点任性。廖静文虽为徐悲鸿身边人,但她是1923年出生,1945年才与徐悲鸿结婚,至于所谓的1929年齐白石因徐悲鸿“提携”其当教授而“跪下”这样的生动场景,恐怕是不可能亲眼目睹的。她要么是听徐悲鸿说的,要么是记忆偏差。在回忆录中,年纪大的人记忆偏差是常见的事,不足为怪。然而,采信个人回忆,则须慎重。证明齐白石与徐悲鸿有着深厚的友谊的证人证据不少,但证明其“下跪”的证人只有一个,而且还不是直接证人。孤证不立,非但司法实践中如此,做学问也如此。

  曾有文章挖出齐白石与朱屺瞻“友谊小船说翻就翻”的史料,那是齐白石1941年写给荣宝斋的一封信:“荣宝斋鉴:‘承送来上海朱君之印石四方,伊之原条,写明需刊朱文者三方,而且方方需刻边跋并上款。朱君虽然知我之刻,不要以知己压人!余年八十一矣,如此朋友可不要!不能照刻,谨送还。九九翁白石字,二月廿二。’”

  有人据此得出朱屺瞻想占齐白石便宜的结论。这是轻率的。且不说家境富裕的朱屺瞻是齐白石印章的最大粉丝和最大买家及其历来在朋友圈中厚道的口碑,就看3年后的1944年齐白石在给朱屺瞻所刻印章边款上的一段铭文,即可感到之前的事非常有可能是一个误会,而且后来误会解除了。齐白石是这样铭刻的:“屺瞻仁兄最知予刻印,予曾自刻‘知己有恩’印,先生不出白石知己第五人。”如果只采信齐白石写给荣宝斋这封信的孤证,就会得出与史实不符的结论来。

▲ 齐白石给朱屺瞻所刻印章(1944年)

  美术圈虽然是个小圈子,传是非的人却历来不少。尤其围绕几个家喻户晓的名家,各种传说戏说不亦乐乎。前些年,已故篆刻家陈巨来先生的《安持人物琐记》出版,几乎在书画圈、收藏圈人手一本。我也很八卦地读了《安持人物琐记》,但我对其中所记述的海上书画名家一些隐私细节还是抱有怀疑的,因为某些细节太生动了,而这种场景陈巨来不可能亲眼所见。我喜欢陈巨来的印章,我也喜欢看他写的八卦,但我依然要怀疑其所述的某些情节,孤证不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