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天然木纹会说话 黄花梨笔筒:木质苍白反而更珍贵

时间:2017-10-12 19:19:51  信息来源:中国网

形形色色的黄花梨笔筒

  自从黄花梨的身价在市场一路走热后便居高不下,收藏体型较大的黄花梨家具对于许多藏家来说渐非易事。如今,不少藏家逐渐将兴趣投向小巧玲珑的黄花梨藏品,笔筒、杯、壶、盘、斗……这些小摆件或把玩器,不仅能丰富收藏的品种,还可延续收藏的雅兴,同时不乏升值的潜力。

  黄花梨,俨然一张海南对外宣传的名片。

  谈海南藏品,必提黄花梨;谈黄花梨,绕不开海南。但,人们的目光大多指向明式黄花梨家具,例如八仙桌、太师椅、罗汉床等。

  海口有一名陈姓藏家,收藏花梨仅仅5年,剑走偏锋,避开热门收藏品种,独选了古朴至真的黄花梨笔筒作为主攻收藏方向。

  天然木纹会说话

  在一间名为木禅轩的书房,陈先生向记者展示了一件最让其爱不释手的笔筒,这件笔筒名为《山姑采药图》。

  陈先生说,收藏有时也讲究无为而治、自然随性,往往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件他最为珍爱的笔筒就是在一次次逛古玩市场中偶然淘得的。

  仔细看这件笔筒的天然纹路,仿佛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双手托着盘子,露出满脸的笑容,背后大山层层叠起,连绵不断,好似一幅山姑采药图。

  爱花梨,品花梨,读花梨,懂花梨,黄花梨的天然纹路给了藏家无限遐想。

  还有一件猴纹笔筒,筒外壁上纹路中有一只老猴瞪着眼睛,风尘仆仆,从山里走来,不是图画胜似图画。风谐音“封”,猴谐音“侯”,寄托了“封侯高就”之意,理当算作一件自然珍品。

  陈先生说,花梨以“花”为贵,枝干常见木疖,结圆晕似“鬼脸”,自然天成,妙趣横生。花梨能有如此生动的画面,主要是由于其心材向边材扩张,材质发生潜化,肌理交错。加之,海南岛台风多,受外力“挤压”扭曲,也让树枝分叉和活节“穿材”成长。

  苍白色彩记年轮

  明代文人墨客崇尚自然,讲究品味,斋头清玩之器,多以黄花梨为上品,以展示自己的卓尔不凡;有的甚至亲力亲为,以制作上等选材的黄花梨笔筒为幸事,从而极大地推动了笔筒的制作与发展。

  探究黄花梨笔筒出现的年代,大致集中在明代晚期,溯上为笔架和笔船,笔架至今仍在使用,笔船因其存笔功能为明末异军突起的笔筒所替代,清代更少见踪影,笔筒因此成为存放毛笔的主要案具。

  陈先生收有一件明末清初花梨笔筒,素面,包浆温润。因常常近置于窗台桌面,日照多而颜色偏白。

  不要以为木质苍白,影响品相而低估其价值,反倒是因为岁月的年轮让这件笔筒更显珍贵。

  据介绍,明式笔筒多为素面,筒口直径与高度几乎相等,中间略收腰。筒口分凸口、凹口、平口,筒底部为补底、嵌底或出脐(筒底留有一孔),脐内有蘑菇盖。

  陈先生说,旧笔筒使用久了,会产生一种陈旧的气味,有点类似干霉味,这件明末清初笔筒的包浆是其价值的重要体现。

  所谓包浆,是以物品为载体的岁月留痕,即在岁月中因为灰尘、汗水、把玩者的手泽或土埋水侵、经久摩挲而层层几点逐渐形成的表面皮壳,包浆积淀越厚越温润。

  普通人认为包浆是污物,投资者认为包浆是财富,收藏者认为包浆是文化与精神。

  一般而言,包浆越厚,年代越远。置于户外的花梨风化速度快,陈旧感重,触摸少,包浆温润感轻;置于室内的花梨风化速度慢,陈旧感轻,触摸多,包浆温润厚重。人为做旧的器物,包浆干涩,有染色、浸泡痕迹,较容易分辨。

  笔筒把玩重内涵

  旧花梨笔筒,历经时间洗礼而有了岁月沧桑感,备受藏家追捧;新花梨笔筒,现在的市场前景也非常可观,尤其是一些随形笔筒,既有着工艺品的质感,又蕴含了花梨文化的特有品质。

  陈先生藏有一件树头雕成的笔筒,简洁明快,天然结眼生动逼真,枝上叶茂,精心的雕工让叶脉清晰质感,叶片栩栩如生,取枯木逢春,生机勃勃之寓意。

  有人喜欢简单,有人爱好装饰,陈先生所藏松蝉随形笔筒,取自树头一段,器身雕松枝松针,娴熟的刀法让松枝如鬼爪,松皮似龙鳞,层叠栉比,间有松穴,起伏有致。松枝上依势雕一只小蝉,古人爱蝉,以蝉居高鸣远比喻有作为。

  旧有旧的好,新有新的妙。陈先生提醒想入行的朋友,仔细甄别花梨的糟朽度,一般而言木材的纤维导孔受到糟朽时,会形成凹形沟,伴有白色凝结物,有时器身表面还会出现龟裂纹,做旧的器物很难再现这些特征。
文房用具是文人雅士书房必需品,市场需求大,茶余饭后,人们细细抚玩,观山水纹路,赏器形技艺,修身养性。

  如今,因大材稀少,直径15厘米以上的笔筒已经很难见到,一件直径19.5厘米,高18厘米的花梨明式笔筒估价能到4万元左右,这与花梨生长缓慢,百年成材的特性有关。物以稀为贵,黄花梨属于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禁采禁伐,多年没有新料上市,供小于求,价格一路走高。

  相对于体型较大的花梨家具,小巧玲珑的花梨笔筒仿佛更便于收藏。花梨笔筒收藏多被归于把玩器物类别,常见的有文玩、茶具、佛珠、烟斗、算盘等,一个杯、一把壶、一个摆件都称得上是把玩器。

  早些年海南的把玩器做工粗糙简单,近年来越来越重视形、艺、韵和意境了,欣赏把玩器的人也多了,把玩器收藏逐渐热了起来,新人从此入手,相对会有较大的升值空间。

  陈先生愿意与更多爱好者分享花梨保养经验:谨记勿用水洗,只用棉布轻抹除尘,最好是每个季度都能由点及面上蜡保养一次,水蜡、上光蜡、蜂蜡或是核桃油均可,注意收藏环境的选择,最好能做到恒温恒湿,尤其是当代花梨藏品,木材含水量大、伸缩度大,热胀冷缩容易导致器物崩裂。

  好藏品,需要好保养,延续藏品的生命,让其因年久而更具升值潜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