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朱元曙:2017西泠秋拍中朱希祖上款及旧藏资料的来龙去脉

时间:2018-2-12 13:17:36  信息来源:古籍新书报

  西泠印社拍卖公司在2017年秋拍(12月下旬)中,分拆拍卖了一批朱希祖上款及旧藏的珍贵资料,这批资料主要为钱玄同、沈士远、沈尹默、汪东(字旭初)、章士钊(字行严)、褚辅成、方东美等人写给朱希祖的信函和诗稿。另有《郦亭藏书目录》五册,朱希祖旧藏海盐先贤诗稿一册,沈尹默签赠刻印自着诗稿批注本一册。这批资料拍卖时列入“中外名人手迹专场暨长言联书法专题”,图录号为1997—2010。资料的原主人朱希祖先生为我的祖父。

  朱希祖(1879-1944),浙江海盐长木桥(今富亭乡)上水村人,字逷先,又作迪先、逖先,著名史学家

  这批资料,在祖父逝世后,一直由我父亲朱偰先生保管。父亲在日记中多次提到,1953年2月21日日记说:“检阅先君旧日诗札及前辈唱和共得章行严、汪旭初、沈尹默、沈士远、褚辅成、方东美等唱和之作,拟共章太炎先生题字裱成一册。”1959年2月15日日记又说:“上午整理文物图书,并将先父手稿以及章士钊、沈尹默、沈士远、钱玄同、汪东诸先生唱和墨迹汇成册页以作纪念。”1959年,父亲修订祖父年谱,他在这年9月6日日记中说:“编写先君年谱自1940年至1941年,根据散页日记可补充者甚多。先补先君《咏松》七绝,沈尹默、汪旭初二先生和诗及旭初《双松图》。”

  1966年夏,“文革”爆发,红卫兵抄家,将我父亲收藏的书籍、字画、信函、稿件等物抄走,此次拍卖的朱希祖上款及旧藏资料,应是其中的一部分。至于它们是怎样流落民间,中间又转了几手,则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有人将其窃走,据为己有,大发国难之财。

  西泠拍卖的消息,最初是由中华书局俞国林先生告之,并发来了部分图录,后来商务印书馆的宋健先生发来了全部图录,方知这批拍品标的较大,凡14件,大小百余页(不含《郦亭藏书目录》五册和沈尹默签赠刻印自着诗稿批注本一册)。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批资料极有可能来自于抄家,虽然父亲日记中有相关记录,但我无法证明它们是当年被红卫兵抄走的,因为强盗抢劫是不会留下清单的。我甚至不能知道卖家是谁,因为《拍卖法》规定对卖家信息保密,除非走司法程序,而打这种官司,胜诉的概率几乎为零。

  因曾整理《朱希祖日记》、朱希祖《郦亭诗稿》,编撰《朱希祖先生年谱长编》,对这批资料的内容自不陌生,但于原件却记不真切。于是通过故乡浙江海盐县人大马小平副主任与西泠印社的有关人员联系,他们同意我去杭州一看原件,并制作一份光盘相赠。

  我赶到杭州,西泠拍卖的接待者十分热情,破例将这批资料一件件交到我手中让我细看并拍照。我似乎应该感谢那位窃贼,如不是他将这批资料从文革抄家物资中窃走,它们也可能已化作灰烬。因他的窃,这批资料得以重现人间,也因他的窃,我得以重见家中旧藏。我又想,这次拍卖出现了这一批,下回是否会出现另一批,比如章太炎先生的题字?我似乎有点期待了。

  这次拍品编号为1997的,就是父亲日记中所说的汪东所绘《双松图》及汪、沈二先生的和诗。这还有故事。在故乡海盐陈湾山,我海盐朱氏尚胥里派始迁祖的坟前,有两棵松树。在祖父年幼时,他的叔祖紫仙公为他在扇子上绘了一幅松柏图,并题诗曰:“努力诗书正少年,愿伊早作祖生鞭。勉成大器成松柏,期望深心画里传。”祖父没有辜负叔祖的期待,终成一代史学大家。1928年夏,祖坟前的双松为大风吹折,祖父族弟绘《双松图》,祖父作《题双松图》诗以为纪念。抗战后,祖父流寓重庆,1939年,出任国史馆筹备委员会总干事,然人事掣肘,于是祖父作《咏松》二绝句以明志,其一云:“凌云只作争天想,布阴全无夺地思。多谢主人勤剪我,苍然独剩最高枝。”其二云:“不与栋梁争效用,宁同桃李斗芳菲?深山自有千秋意,肯学虬龙孟浪飞。”这时浮现在祖父眼前的大概就是故乡祖坟前那对双松。祖父将《咏松》二绝句写给了汪、沈二先生,并请汪东绘《双松图》,于是就有了汪先生的画和二位先生的和诗。而祖父写的《题双松图》一诗,则编在编号为2010的一组拍品中。

001 汪东《双松图》及和朱希祖《咏松》诗,沈尹默和朱希祖《咏松》诗

  编号为2008的拍品,是写在1924年的“北京大学试卷纸”上的《郦亭藏书目录》,共薄薄五小册,每册页码不等,多则21页,少则7页,五册相加,共61页。拍卖图录上说此目录“为朱希祖之子朱偰整理并手书”,那是弄错了,从字迹来看,其书写者为我姑母朱倓,故该拍品的准确说法应是“朱希祖撰,朱倓誊录”。祖父的郦亭藏书,后来被我父亲分别捐给了北京图书馆和南京图书馆。文革前父亲编有《郦亭藏书目录》厚厚四大册,另还有祖父编撰、父亲重新整理的《海盐朱氏藏地方志目录》。这两份目录现存南京图书馆。父亲编目录时,这份写在“北京大学考试纸”上的《目录》自是重要底本。父亲1963年4月21日日记:“灯下整理先君所编专题目录,得三十三种。”姑母在这五册《目录》上均有编号,分别为十七、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据此,这套《郦亭藏书目录》至少应有三十册,或者是三十三册,可惜现在只能见到五册,是遗失了?是烧了?是在等下次拍卖?只有上天知道了。

002 《郦亭藏书目录》

  在这批拍品中,有大小12页沈尹默写给我祖父的诗稿与便函,另有沈尹默签赠刻印自着诗稿批注本一册。沈先生为一代书家,亦为一代诗家,但诗名为书名所掩,故知其诗者不多,这次出现他这么多亲笔诗稿,诗书互映,实为难得。在这批拍品中,还有方东美先生写给我祖父的亲笔诗稿22页。方东美先生,中央大学教授,一代哲学宗师,著名诗人,被誉为中国现代哲学史上的“东方诗哲”,有《坚白精舍诗集》传世。这次能见到方先生如此多的诗歌手稿,也实为难得。在这批拍品中,还有一册祖父旧藏海盐先贤诗稿册页,作者均为清代嘉道间人,当为乡邦难得文献。

003 沈尹默“寺字韵”诗稿

004 方东美诗稿

  当然,对我而言,最为珍视的,还是祖父的诗稿,大小共九页。虽然祖父的手稿见的多了,前后经眼者不下数千页,但手抚从我家抄走51年而今现身于拍卖场的这几页手稿,还是百感杂存。

005 朱希祖《鉴斋杂诗四首》

  下面谈谈对这次拍卖结果的感想。

  拍卖,一切以出价高者为准,往往是最该得到者却往往得不到,公家也总是敌不过私人。这批资料中,有一封1930年12月19日钱玄同致我祖父的信函,内容是介绍孙楷第到我家阅读《双钉案传奇》,该信原文如下:

  逷先兄:

  兹有师大毕业同学孙子书(名楷第)君欲奉谒吾兄,借观尊藏《双钉案传奇》,特为介绍,请赐接见为荷。孙君毕业后,弟即邀其任国文系助理员,现又在弟与黎劭西兄主持中海中国大辞典编纂处中担任小说戏曲方面之工作。他平日最喜研究中国小说戏剧,他去年曾在孔德学校编小说目录者一年。近因有所考证,需一检《双钉案》,知兄处有此书,故拟晋谒一阅,大约半天功夫即可读毕,想吾兄必乐与之借观也。

  弟钱玄同。十九,十二,廿九。

  因为此信的写信人、收信人以及信中所介绍之人,均与北师大有密切关系,故北师大图书馆欲竞拍此信,但不敌对手。该信最终以28万成交,据说归了陕西一位开发商,北师大只能徒呼负负。

006 钱玄同致朱希祖函

  这批资料中,还有一件与北师大有关,那就是沈士远写给我祖父的诗稿《吊吴承仕教授》。

  吴承仕,字检斋,我国著名经学家,曾任师大国文系主任。他1915年入太炎门下,笔录太炎先生绪论,成《菿汉微言》,名动天下。1936年,日寇侵华,国势危殆,吴先生加入共产党,弃国学而谈时政,以抗敌济民为志。1937年北平沦陷后十日,吴先生化名汪少白,转移到天津,秘密从事抗日救亡运动,与家人绝音问二年余。1939年8月,天津水灾,吴先生染伤寒而不自知,仅以一般感冒治之,由于延误时日过久,于9月21日逝世。先于此,1939年7月,吴先生致电同门汪东于重庆,言“始遭名捕,继复利诱。夙承师训,义不辱身,两年以来,日撰抗敌文告及秘密撰稿,不下三十万言。诚恐津局一变,音问将绝,故略陈近况。”吴先生一死,全国误传其为日寇杀害,十一月重庆报载其为敌人肢解以死,举国震动。延安也开了追悼会,毛泽东挽曰:“老成凋谢。”周恩来挽曰:“孤悬敌区,舍身成仁,不愧青年训导;重整国学,努力启蒙,足资后学楷模。”

  沈士远为当年北大“三沈”之一,是沈尹默、沈兼士的长兄。他的《吊吴承仕教授》全文如下:

  检斋吾未见之,自得其为敌肢解消息,又得读其生前与旭初密电一通(笔者按:即上文所引致汪东电报),谋国之忠,守道之笃,心实钦之。爰借寺字韵,勉成一章,呈教。

  浮海弘开智度寺(玄同语我章先生避地江户时尝以此三字榜其庐),载酒纷纷问奇字。峥嵘龙像说四王(闻章先生尝戏语云吾门有四王),晚得吴生尤瑰异。丈夫节义屹巍峨,飞檄讨虏语訚訚。一朝踪迹落虏手,货淹兵劫终难训。复仇大义昭千载,吾躯可糜吾志在。书生死国壮必斯,不数鲁连东蹈海。谩夸傀儡任人卿,一击真教寇胆惊。岳岳圣门仲夫子,唯有健者齐其名。

  此诗稿,现也不知落入谁家了。

007 沈士远《吊吴承仕教授》

  上述两例,是因经济实力而造成的应该得到而未能得到的例子。再举几个因分拆拍卖,造成一组互有关联的资料被不同卖家拍走,使拍品的文献价值大打折扣的例子。

  在这批拍品中,内容最为集中的是一批“寺字韵”诗稿。1939年岁尾至1940年初,重庆的一批文人兴起以“寺”字为韵写诗唱和,我祖父在其1939年11月18日日记中说道:“近来用寺字韵唱和诗,章行严有四五十首,沈尹默有二三十首,汪旭初有十余首,其他尚有多人,诗亦甚多,余亦有七首。”在这批拍品中,有沈尹默“寺字韵”诗十余首,再加上汪东、沈士远、章士钊的“寺字韵”诗,一共有二十余首。这组诗稿,以及因写诗而往来的便函,凸显了抗战中那一代大师们的某些生活细节,实为研究那个时代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这些本在一处而又相互联系的资料,但拍卖时却被分别编在1998、1999、2000、2001、2003、2004、2006等七组中,致使其最终散落各家。

008 沈尹默“寺字韵”诗稿

009 章士钊“寺字韵”诗稿及沈尹默便函

010 汪东“寺字韵”诗稿及信函

  同样例子还有一些。如编号为2003的拍品中,有沈尹默写给我祖父的一首诗及跋语:

  乱离惜故旧,寤言欢易惬。

  后来视今日,珍重筠轩帖。

  逷先老兄以筠轩旧藏修禊序定武肥本见赠,并示佳篇,次韵奉答,录请教正。尹默呈稿。三十年九月十四日。

  我祖父藏有一册《洪筠轩题藏宋拓定武肥本兰亭序帖》,另有一册《汪承沛花卉山水画册》,这两册艺术珍品,祖父极为珍视,一直带在身边。1941年9月10日,他将这两册分别赠送给了沈尹默和汪东,并作诗如下:

  《洪筠轩题藏宋拓定武肥本兰亭序帖》赠尹默

  临摹意所需,投赠心方惬。

  聊纪卅年交,岂贵千金帖。

  《汪承沛花卉山水画册》赠旭初

  物宜投所好,心许不需言。

  岂望淮阴报,终惭季子贤。

  同时,我祖父还写有一首诗赠沈尹默、汪东二人:

  尹默真书妙入神,旭初山水秀无伦。

  兰亭旧帖汪家墨,所得还应庆得人。

  而祖父这三首诗,在这次拍卖中,却被编在第2010号拍品中。其结果当然也就是一组珍品分属各家了。

011 沈尹默“谢朱希祖赠洪筠轩题藏宋拓定武肥本兰亭序帖”诗

012—1 朱希祖赠沈尹默、汪东诗稿

012—2 朱希祖赠沈尹默、汪东诗稿

  再举一个同样的例子。在编号第2003的拍品中,有1939年12月8日沈尹默致我祖父的一封信函,是对其诗作及书法的评价,信云:

  兄昨晚为我书小帧,愈看愈佳,诗旨深远,字直可拟六一翁,拙质清劲而有神理。我学书四十年,摆脱尘俗不尽,有愧多矣。始知此事自有天分,亦在读书多,无意求工乃自不凡耳。行严诗索得奉观。逷先老兄,尹默再拜。十月八日

  查《朱希祖日记》,1939年12月7日,我祖父向沈尹默索要章士钊的和诗,并写了一首自作《咏史诗》赠给沈尹默。第二天沈尹默就写了这封信。于此有关联的另一件拍品在编号2006中,为1939年12月16日沈士远给我祖父的一封信:

  逷先尊兄大鉴:枉书及感旧绝句八首,蕴藉低昂,洵撞大雅。兄终不以诗鸣,然读破万卷,余事为之,固非时流之皮传风雅者所敢望其肩背者也。昨在默弟处见手书诗一幅,默弟谓彼学书数十年,乃不及兄之浑朴。弟亦嗜之,暇时请为作一纸,必录平日教人治史之文,尤所宝爱。……弟沈士远再拜。十二月十六日。

  两封信因编在不同的组别中,当然也是被不同人买走了。

013 沈尹默致朱希祖函,谈朱希祖诗作及书法

014 沈士远致朱希祖函,谈朱希祖诗作及转 述沈尹默对朱希祖书法的评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