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 共40

中国陶瓷文化略谈(十二)清代瓷器——落幕的夕阳

时间:2016-12-8 9:57:40 文章来源:程彦林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青花夜宴桃李园图棒槌瓶

(十二)清代瓷器——落幕的夕阳

  大清统治中国260多年,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堪称盛世。初期,清廷采取土地再分配、兴修水利、减免部分赋税和对部分手工业废除“匠籍”的束缚等经济政策,社会生产力获得普遍提高,使中国经济很快从明末农民大起义和满人入关的战乱冲击中恢复。这些政策对包括制瓷业在内的手工业发展的也十分有利。

  当时,欧洲对中国瓷器的需求十分旺盛,贸易数量巨大。而国内也处于恢复安定、百废待兴中,对瓷器的需求产生井喷。面对国内国际市场巨大需求,从明朝就蓬勃发展起来的景德镇民窑制瓷业,迎来了大好的发展机遇。而销往欧洲的瓷器,须按照欧洲要求的器型、图案装饰及釉色、色彩进行定制,这对民窑制瓷技术的提高无疑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青花人物纹觚

  清代的帝王,特别是康熙、雍正、乾隆都比较爱好瓷器。康熙本人重视西洋的科学技术,著名的珐琅彩品种就是在康熙时引进国外彩料创制的,它为粉彩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雍正更是十分重视瓷器的质量,他采用重奖制瓷工人的办法,促使制瓷质量的提高。乾隆酷爱各类工艺品,几乎达到了狂热的程度。这几位帝王,对官窑都比较重视,加大投入,派专人管理,使官窑瓷器的生产得以迅速发展。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青花釉里红海水云龙纹缸

  所以,景德镇瓷业迅速恢复元气并蓬勃发展,很快就超过了明朝,在制瓷技术和产量上,又达到了一个历史的高峰。全国瓷器产量,绝大部分,都集中在景德镇。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釉里红团花纹苹果尊

  整个清代,景德镇始终保持着中国瓷都的地位。清代瓷都景德镇的地位比明代更为突出,除了供应宫廷用瓷外,民间用瓷几乎绝大部分也都由景德镇供应。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天蓝釉刻菊花纹长颈瓶

  明末时的朝廷官窑已经衰败,但民窑由于国内外市场需求旺盛而持续繁荣,销量十分巨大,清初在景德镇民窑从事制瓷工人有数万之众。法国传教士昂特雷科莱,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9月1日于饶州发出的一封信,记述了当时景德镇的繁荣景象:“景德镇拥有18000户人家,一部分是商人,他们有占地面积很大的住宅,雇佣的职工多得惊人。按一般的说法,此镇有100万人口,每日消耗1万多担米和1000多头猪...“这些数字可能有些夸大,但清初景德镇制瓷业十分繁荣,这是事实。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斗彩缠枝花卉纹盖盒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仿哥窑暗花云纹双耳扁壶

  官窑的发展比较曲折。清初顺治时就已恢复官窑,但初期并无显著成效。康熙十九年以后,官窑的烧制开始步入正轨,在各朝帝王的直接关心下,逐渐兴旺起来。自康熙始,不但恢复了明代永乐、宣德以来所有的品种,而且为满足朝廷需要,不断创新,烧制出很多新品种。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斗彩番莲纹葫芦瓶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斗彩海水团花纹天球瓶

  关于官窑的运作,清朝廷吸取明朝的教训,不再用太监来监督御器厂,御器厂也不再专设窑场,而是采用“官搭民烧”方式,由御器厂选用窑户撘烧官窑器。实际上,御器厂会选择当地实力最强的窑户、最佳的窑位,用最好的工匠,按照朝廷的要求来组织生产。整个烧制过程要保证质量,如果烧毁还要窑户赔偿。这对窑户来说有些苛刻,也是一种盘剥,但比起明朝,骚扰要小得多,强迫无偿劳动也少,对瓷业的发展负面少得多。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仿官窑贯耳六方尊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仿钧窑匜式尊

  而那些委任的督窑官,是替朝廷办差的专职专业官员,要长期任职,大多忠于职守,不敢怠慢,短期行为较少。历史上几任督窑官都或多或少都做出过贡献。例如,康熙年间著名的“藏窑”,就是指督窑官臧应选督造的官窑;著名的“郎窑红”,就是督窑官郎廷极督造的“朗窑”烧制出来的;雍正年间年希尧督造的“年窑”也小有成就;而跨雍正、乾隆两朝的督窑官唐英,非常出名,他不但烧制出来名瓷,将雍正瓷器推向历史巅峰,还善于总结,写有《陶成纪事碑》、《陶冶图说》等书籍,已成为重要史料。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斗彩夔凤八吉祥纹盘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青花花鸟纹缸

  清代,代表景德镇制瓷最高成就的,仍然是官窑,而官窑偏爱单色釉的制作。康熙朝就恢复了明代中期以后衰落的铜红釉烧制技术,并创烧出了郎窑红、豇豆红等独步天下的极品,同时天蓝,洒蓝、豆青、娇黄、仿定、孔雀绿、紫金釉等都是成功之作。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豇豆红釉太白尊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乌金釉碗一对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炉钧釉长颈瓶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纹如意尊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青花海水双龙戏珠纹瓶

  康熙朝瓷器

  康熙瓷器品种繁多,千姿百态,造型普遍古拙,胎体比较厚重,同样大小的器物,要比清朝其它时期的器物要重些。较大型作品采用分段成型整体组合的技法,修胎工艺精细,交接处不留痕迹。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斗彩雉鸡牡丹纹缸

  康熙朝的民窑五彩瓷和由宫廷引进外国国外彩料创烧的珐琅彩瓷,为雍正朝盛行的粉彩瓷奠定的基础。康熙五彩的主要颜色有红、黄、紫、绿、蓝、黑等,很少用青花,描绘精致。另一特征是在康熙后期的作品中,人物面部只用轮廓勾出而不填彩。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霁蓝釉合碗

  模仿前代名瓷也是康熙时期瓷器的特点,如在造型上模仿古代铜器,在风格和特点上模仿各大名窑的釉色纹饰等。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康熙 五彩花鸟纹八方花盆

  雍正朝瓷器

  雍正朝虽然时间极短,但官窑制瓷工艺之讲究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釉里红三果纹玉壶春瓶

  雍正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它一改康熙时浑厚古拙之风,代之轻巧俊秀,典雅精致,外形线条柔和圆润。其胎体选料精良,壁薄体轻、匀称,仰光透视,呈半透明状,略显淡青,从底足柔润的程度,就可感知胎、釉的精细程度。青花釉里红的制作达到精致,青花和釉里红在同一种气氛中烧成,两种色泽都十分鲜艳。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窑变釉绶带耳尊

  许多颜色釉也在这一时期成熟起来,如祭红、祭蓝、粉青等等。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仿木纹釉粉彩人物纹笔筒

  雍正朝的粉彩器,不论官窑、民窑,都是极为讲究的,自雍正开始的整个清代,粉彩成为彩瓷的主流,它和青花两个品种在整个景德镇烧造的瓷器中,占了极大的比重。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雍正 黄地五彩云蝠纹碗

  乾隆朝瓷器

  乾隆朝的单色釉、青花、釉里红和珐琅彩、粉彩瓷的制作,在继承雍正朝的基础上,有一些精致的产品。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斗彩桃蝠纹葫芦扁瓶

  不过,纵观乾隆时期的产品,从技术上讲虽精工细作、极其讲究、不惜工本,但从艺术格调上讲却显繁琐华缛、堆砌罗列,与雍正朝相比较有衰退的迹象,成为清朝制瓷业的一个转折点。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斗彩团花纹缸

  乾隆瓷器一个令人比较奇怪的特点是,一方面刻意想保留古代瓷器的精华,一方面却刻意求精、求奇、求巧。除常见器型外,出现了一些奇巧怪诞的物件,主要用于赏玩,被称作“浑厚不及康熙、秀美不如雍正”。此时盛行在琢器上使用转心、转颈等技艺手段,制作工艺极其精致。象生瓷技术高超,仿木纹、仿竹器、仿漆器、仿金属器等等,几可乱真。这些奇怪作品除了显示制瓷艺人高超的制作技术外,也显示乾隆本人的特殊爱好(酷爱各类工艺美术品)。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豆青釉地开光粉彩山水纹海棠式瓶

  装饰风格上,乾隆器盛行锦上添花、大红、大绿、金碧辉耀,太多富贵气,变得很俗气,较少静雅之作。这显示当时的人们,包括乾隆本人,对美的欣赏水平不高。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珐琅彩缠枝花卉纹蒜头瓶

  看到乾隆时期的瓷器,我沉思良久。大清朝经济、文化的全面衰退,实际上是从乾隆时期开始的。要分析衰退的原因,不得不说到乾隆时期采取的国策和乾隆皇帝本人。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仿古铜釉描金彩牺耳尊

  乾隆时期,实施了臭名昭著的闭关锁国政策。从此,中华民族与世隔绝,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清朝由一个在世界上算是比较强盛的国家,开始走下坡路,逐渐拉大了与世界的距离,变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及其封闭的落后国家,成了被动挨宰的羔羊,并直接导致了大清朝的灭亡和中华民族的大衰退。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仿木纹釉带座花

  一个国家的衰落,往往是从整体审美观的降低开始的。乾隆酷爱瓷器,直接主导了各种瓷器的仿制和创烧。从呈现的作品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俗气的色调是乾隆本人的喜好。由于有帝王的喜好和主导,才能使得社会的整体欣赏水平被局限、压制,毕竟谁也不敢比皇帝比高雅。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仿套料凸雕夔纹瓶

  乾隆的审美水平不高,还反映在他本人的文学创作上。乾隆皇帝酷爱舞文弄墨,号称文武双全,一生写过三万多首诗,出过不少诗集。但细看其中,就文学素养而言,大多毫无韵律,平淡庸俗,令人贻笑大方。例如,被当朝文人、大臣捧上天的“名诗”《戏题听鹂馆》:“清和渐觉绿阴稠,初听林间黄栗留。笑我本非高逸者,双柑何必袭风流。”其实就是一首打油诗,不及唐诗意境的一只脚趾头。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仿朱漆菊瓣盘

  乾隆一生游山玩水,多次出巡下江南,到处给人留字。但从书法角度看,大多秀丽有余、阳刚不足,毫无帝王气概,像出自大家闺秀之手。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粉彩百花图葫芦瓶

  乾隆的刚愎自用、自高自大是出了名的。有外国使节来访,他强迫人家下跪,引起西方国家愤怒和耻笑;对西方工业文明的成果充耳不闻,对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嗤之以鼻,认为是洋夷的雕虫小技、对泱泱大清有害无益而拒之门外。仅剩的少数贸易口岸只出口不进口,造成对西方各国巨额贸易顺差。大清与各国没有外交关系,进而没有贸易货币,出口货物只能用硬通货——白银直接交换,世界很大一部分白银流入中国,造成世界白银恐慌和贬值。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粉彩鹿纹尊

  都说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而乾隆皇帝牵引下的大清车轮,总在原地打转。据传说,和乾隆皇帝同一年去世的美国总统华盛顿,1794年4月曾派使节来大清,乾隆和朝廷上下竟然无人知晓美国的存在,不知道是何方妖孽来大清朝进贡来了。如今将这两个同时代的国家元首,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竟然让人有穿越的感觉。可见乾隆的固步自封到了何种地步,也应证改革开放的重要性。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绿地粉彩开光花卉诗句纹瓶

  乾隆皇帝从1736年到1795年的在位六十年中,把奢侈和挥霍做到了极致。曾经六下江南,每次耗费几千万两白银;为满足自己对精、奇、巧工艺品的酷爱,不惜动用国库,组织人马和作坊,精心制作,玩物丧志,劳民伤财。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粉彩桃纹天纹瓶

  过去被很多人看成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胜之世,至少是清代的盛世。其实,乾隆朝是托庇祖荫,过渡消费其祖、父辈积聚的财富。乾隆的穷奢极侈,耗竭了清廷的国库,乾隆以后,清朝财政上已经处于捉襟见肘的境地。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粉彩雨中烹茶园景题诗茶壶

  由于乾隆本人的兴趣、爱好和好大喜功,在大清朝贵族和上层社会形成了一股吹牛拍马、阿谀奉承、极度挥霍、粉饰太平恶劣风气。这么一个既糊涂、无能,还大兴文字狱的昏庸皇帝,竟然被当朝和后世捧为“盛世明君”!这就是社会已经全面衰退的信号和前奏。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粉青釉灵芝式洗

  有人说,单凭“闭关锁国”这一项,乾隆就是近代中华民族最大的罪人,没有之一。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有道理。

  乾隆之后的清朝瓷器

  随着乾隆以后社会经济、文化的全面衰退,景德镇无论是官窑还是民窑的生产,都是每况愈下。虽然民窑依然维持高产,但是已经少有精品之作了。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嘉庆 仿雕漆描金双龙戏珠纹冠架

  嘉庆时期,景德镇御器厂已无督陶官,改由地方官员兼管,工艺日趋衰落,产品多显粗糙笨拙。除传统器型外,奇巧华丽的观赏品也逐渐减少,缺乏创新。帽筒是这一时期的重要器型,鼻烟壶及文具在士大夫阶层广为流行。此时珐琅彩已停烧,粉彩装饰盛行“百化不露地”的手法,也称“万花锦”。总体感觉比较俗气。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嘉庆 粉彩凤穿花纹双联瓶

  道光瓷器的造型特点比较明显。一是外型比较笨拙,缺乏灵性;二是线型不够圆润,板滞生硬;三是足脊多不平整。装饰图案中的人物形象有形无神,构图零乱,线条纤弱。但唯一例外的是“慎德堂”款的御用粉彩器皿,比较精美,不同于同时代的其他产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堂名,景德镇所产的器皿上以三字直款最为稀少,款多为抹红色,也有描金色,器皿多以折枝花为装饰。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道光 粉彩仕女婴戏图云耳瓶瓶


故宫博物院  东青釉八卦纹琮式瓶,清宣统
高27.6cm,口径9.3cm,足径10.6cm  图片:来自何晓昱的文化艺术博客

  景德镇以外地区虽然也有一些窑厂在进行生产,宜兴紫砂、广东石湾的仿钧器、福建德化白瓷,但都只是处于次要地位。除此之外,其他地区的窑场多数只是生产一些缸、坛之类的日用陶器。


故宫博物院  宜兴窑紫砂泥绘人物纹诗句茶壶,清乾隆
高12.5cm,口径5cm,足径9.5cm  图片:来自何晓昱的文化艺术博客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 永源茂记青花人物碗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 青花楼阁圆盘

  结尾

  有位专家对我说,中国再也造不出宋代那优美的瓷器了,言语中带着悲伤。我不这么认为,不是造不出来,而是没有必要。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黄地粉彩番莲八吉祥纹贲巴瓶

  中国陶瓷,经过上万年的进化、发展,如果把他比作一天的话,他已经度过漫长的黑夜、日出、朝阳,宋朝是正午黄金时候,元明是午后骄阳。那么,到了清朝,就是陶瓷的夕阳。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霁蓝地粉彩描金缠枝牡丹纹双燕耳尊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工业文明发展到今天,陶瓷作为根植于中华民族的手工业,承载了几千年的中华历史和文明,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尘归尘土归土,陶瓷还是让它变回本来的实用属性,踏踏实实地做人们的一个日常用具,有什么不好?夕阳落幕也是自然规律,大自然还会迎来另一日的黎明。辉煌的过去,只代表历史。历史不是用来恢复的,也没有必要恢复。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蓝地粉彩花卉纹包袱尊

  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血脉和土壤中,根植着我们文明,滋养我们的文化,通过小小的陶瓷,走入中华民族的历史纵深,找到历史的支点,汲取灿烂文化的精髓,从中获取力量,重新建立文化自信,创造新的历史,而不是复制历史。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绿地粉彩番莲纹喇嘛塔

  那么,在当今世界,在互联网+的今天,我们靠什么来继续承载在复苏中的中华文明?这是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中,需要回答和解决的问题。

  后记

  概述陶瓷历史,今天是最后一集了。今后,将按照大家的要求,按不同的窑口,写一些专辑。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青花八吉祥纹扁壶

  写东西的确很辛苦,尤其是在不影响工作和学习前提下,主要的写作和大量的查阅资料都是在晚上进行的。这一天一集的速度,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也很劳累。连续十几天下来,写完上集才决定下一集的题目。如此快速,难免粗糙和谬误。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青花折枝花果纹六方瓶

  在此,要特别感谢我夫人,她承担了主要的校对工作。公众号的功能很强,可以边写边校对,还可以异地进行。我写了一点之后,就利用“预览”功能预览出去,然后转发她的微信,这样,我在写这一段时,她就可以校对上一段了。写完后,我给她的时间是三个小时。她对文中错别字的减少和语句的通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谢谢她。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 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觚

  在此,要感谢党校的同学。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是我写作的最初动力和能自始至终坚持下来的力量源泉。谢谢你们。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唐英款青花缠枝莲纹花觚

  感谢大家的陪伴,尽管阅读量并不多,但在快餐文化盛行的浮躁当下,你们还能安静下来了解一下陶瓷史,实属难能可贵。有你们,这就足够了。我把他写出来,主要是对自己一个交代,目的也不是追求什么轰动效应。但是,你们的阅读和互动,也给了我巨大的支持和鼓励。谢谢你们。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道光 青花花卉纹卤壶

  在写作过程中,我从网上有信誉的著名博客中,复制使用了大量的高质量照片,有的我己经标明,有的照片上本身带有发布者信息,就没有再标示。感谢这些博客主。


中国国家博物馆 清乾隆 陶成堂款青花釉里红临孙过庭书谱笔筒

  第十二集  结束。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用于商业目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程彦林2016年12月6日于北京

  关注作者其他文章,请扫以下二维码,关注作者私人公众号,点击查看历史信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