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 共40

中国陶瓷文化略谈(附四)常见行话——瓷器古玩市场

时间:2016-12-24 20:51:07 文章来源:程彦林  

学术语行话  不蒙圈糊涂
常见行话——瓷器古玩市场

  瓷器的术语行话写到这里,该轮到交易市场环节了。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和沉淀,在前几集介绍的术语、行话基础上,瓷器古玩还形成了一整套独特实用口语、隐语,即行话。这些行话数量多、涉及广、口口相传、简练有趣,听着像黑话,行外很难懂。同时,行话具有明显的地域性和时代性,比如北京的和上海的就有些不相同,同时行话还在不断发展和变化,时不时会冒出一些新的行话。

  学几个行话(黑话)的词儿并不难,但做到灵活应用没那么容易。行话是建立在传统规矩基础上的独特文化,规矩才是基础。行话之所以发展起来,规矩充当了主线,比如瓷器交易行业,虽然充满了尔诈我虞,但大家必须有所讲究,基本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大家都知道遵守行规、说话留有余地、不能当面剥人面子、表达意思要拐弯抹角...等等。一连串的行里黑话,就把这一古老行业的众生相,勾画得有棱有角,令人忍俊不禁。

  瓷器是古玩市场的主角,所以,瓷器交易的行话,与古玩市场的行话,基本是通用的。只有一些涉及其他古玩、与瓷器不沾边的行话不提。前面四集介绍的陶瓷专业术语、行话,在瓷器古玩市场也照样使用。下面我试着用一种类似串烧的方式,把北京瓷器古玩市场特有的一些行话(黑话)串起来,同时对这些行话进行简单的解释,中括号【 】里的内容就是串词。行话和北京片儿汤结合着说,更妙。串烧纯属杜撰,请勿对号入座。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又并不爱好瓷器收藏和鉴定,本文不一定全面、到位甚至可能还有谬误,敬请谅解。文中的图片都是示意图,大多从网上收集,向图主致谢!

  【瓷器古玩市场的前身叫串货场挂货铺。古玩,旧称“骨董”,从近代的乾隆朝开始,才通称“古玩”。那时流行袖内拉手,人人都会袖内吞金,后因生活习惯改变,大袖衣服淘汰,此方式现已不用。1953年,国家正式改称“文物”,改革开放后民间又复称“古玩”,和“文物”同存,既保持距离、规避风险,又便于打“擦边球”。一般瓷器古玩市场上有坐商游商。既做本庄,也做洋庄。】

  串货场——指古玩行业公会为其会员商户设置的行内古玩交易场所,民国后期发展为“古物商场”“古玩市场”。

  挂货铺——挂货铺隶属古玩业,但较之正规古玩店更加大众化。挂货铺,进出货均在店内公开交易,因价格较低,多为初入收藏的爱好者所光顾。挂货铺只有北京有这种买卖,其他城市没有,其经营范围介于古玩铺和旧货店之间。

  袖内拉手——古时常用的一种讨价还价的方式,两个人用大袖子盖住手,在袖子下面通过拉手指头,把价钱谈定,外人看不见也听不见,有利于保持交易机密。袖内拉手是古时很普遍的议价方式,在很多集市场合都使用。瓷器古玩行内人直到解放前后都习惯用“袖内拉手”的方式来讨价还价。

  袖里吞金——就是袖内拉手方式的诠释,实际就是一种民间数值计算方法,由秦晋商人发明。古代人衣袖肥大,议价时只见两手在袖中进行,故名袖里吞金。数额表示方法是,以左手五指设点作为数码盘,每个手指表示一位数,五个手指可表示个、十、百、千、万五位数字。每个手指的上、中、下三节分别表示1-9个数。每节上布置着三个数码,排列的规则是分左、中、右三列,手指左边逆上(从下到上)排列1、2、3:手指中间顺下(从上到下)排列4、5、6:手指右边逆上排列7、8、9。还可以进行十万位以内的任意数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不过方法很复杂,这里忽略。

  坐商——指瓷器古玩市场里有固定店面和固定地摊的卖主。如,老Z是XX市场的坐商,都在,有事电他。

  游商——与坐商相对,没有固定店面或固定摊位的卖主。

  本庄———做国内人生意。

  洋庄———做外国人生意。

  【市场上除了坐商、游商之外,还有游击队、跑一线、铲地皮、搬砖头包袱斋,还有很多手艺不错的工手以及满地转悠的拉纤跑道儿的。在这形形色色的人中,虫儿不少,棒槌也有,真是鱼龙混杂。铲地皮的总是奔走于商场和窝子之间。行业中往往把古玩都叫“”。商人之间,有竞争,也有搂货、伙货的,其中撵关的多一些。行里人之间的交易叫“交行”或“叫行”,交行价叫行价一般不是太离谱,多少都得遵循训。老刘头那“爬山头、叉帮车”的工手活儿,一般人都不知道,那真是绝了。爬山头就是扒散头。拉纤的活儿也不好干,有时买主挺烦他们的,怕他们戴帽儿,常常抄后路,让他们白忙活。】

  铲地皮、跑一线、游击队——指自己不开店,专门走街串巷、跑农村收货的人,或者自己就是盗古墓的人。得到东西后再卖给各商家,行里人称他们“游击队”,又叫“铲地皮”。非自称,都是别人对从事这行当的人的称谓。

  搬砖头——指不花本钱拿别人的东西去卖,从中赚取差价,是做生意的一种经营手段。这种人常常依仗自己信息灵通,渠道广泛,可以不花本钱、无投资而从交易中获利。用“砖头”来形容古玩器物,无非是想隐蔽一点。大多有了买家再去找货。

  包袱斋——行内有的人眼力好,但没钱开店,便用蓝色布包袱到各家古玩铺去“搂货”,然后转手卖出。这种经营古玩的现象被称之为“包袱斋”。

  工手——指瓷器古玩修制手艺的功夫,很可能是“工匠的手艺”的简称,有时也指拥有这功夫的匠人。被使用于“工手”的对象,大多是工艺性较强的艺术品,如古瓷器、紫砂、竹木牙雕、金属器物。而对纯艺术品的书画就不能使用。

  拉纤、跑道儿——源自“保媒拉纤”。指中间人、介绍人、经纪人,不出资不合伙,只从中奔走。看见顾客来逛,主动去询问关心,发现买主,即介绍到有“协议”的卖主,成交后中间人收取佣金。一般是卖方出3%,买方出2%,俗称“成三破二”。也有的是与买卖相熟的亲友,有的是专门的经济人,不一定都遵循说成一笔交易收一次佣金的规矩

  虫儿——就是行内的佼佼者,已经收藏了很多压箱底的、能够让观者眼睛一亮的藏品。虫儿指店家,有时也指收藏爱好者中的行家,或者指对一个行业十分熟悉,能钻各种空子的人。对店家来说,就是有镇店之宝的藏品,甚至有整间店的古玩藏品也抵不过这一件的说法。

  棒槌——就是看不懂东西新与老,好与坏的人。老是被骗的人,行内人就说他是棒槌。卖家卖新货给他,背后还称呼他“棒槌”。

  窝子——做瓷器古玩买卖的人,如发现某一户人家藏品丰富,可以不断去收购,给这户人家取名“窝子”。

  ——古玩行业中往往称古玩为“货”,由此衍生出了一系列行业用语,如荒货、鬼货、水货、上货、新货、俏货、礼货、贼货、封货、掏货、快货、大路货、撂跤货等。

  搂货——古玩行商户间相互将对方的货拿走代为销售,即为搂货。也就是现在讲的代卖,互相以诚信为主,不打欠条。老古玩行的人都很守这规矩。行内人士很少发生“搂货”不守信用之事,形成一种行业的传统规矩。

  伙货——二人或以上合伙买卖瓷器古玩。售价早已商定,卖时可由一家出售,但必须将实售价格公开,平均分配利润。

  撵关——就是合伙买瓷器古玩。一种是买入价平分入伙。另一种按市价入伙。卖了东西再均分。

  行里人——从事瓷器古玩生意的同行人员,也指店面。

  叫行、交行——瓷器古玩交易用语。旧时古玩是在行会里交易的,交易时的价钱是随市叫喊出来的,是同行之间的买卖,后称这种买卖行为为“叫行”。同行之间买卖成交的价位,也就称“叫行价”或“交行价”。叫行与交行一样,估计是口音问题。

  ——即古玩行的祖师范蠡。其提出的粮食布匹十分利、中药当铺百分利、古玩(含瓷器)字画千分利。

  扒散头、爬山头——瓷器、古玩修复用语。原用于评价修补过的老字画,在老家具行业特指修补过的老家具。后来也应用到瓷器破碎后的修复上,就是把散碎了的东西偷偷扒起来的含义。“扒散头”在古玩行业中带有一种贬义,它与公开的“修复”不同,“扒散头”常常是隐蔽的,为的是把残破的东西“复原”,再卖给不知情的人。该行为见不得阳光,因语音相同,用隐语“爬山头”代替扒散头。

  叉帮车——原指将几件不完整的家具拼装成一件,后来也指瓷器的拼接。贬语,上海话。

  戴帽儿——买卖中,卖价在买价高的那部分加价,叫戴帽儿。您这帽儿,是不是戴得太大了?意指加价太多、卖价太高。

  抄后路——生意本来是由拉纤人(中间人)中介绍的,但买主和卖主都抛开中间人,自行与对方直接交易(以便事后不提中介费),也防止“戴帽儿”。这是丧失职业道德的行为。

  【市场上大多数老板都中规中矩、守法经营,大家都知根知底,有信誉,相互间掮做啦、活拿啦、耍活啦、当帐啦,都没什么问题。当帐有时被说成打仗。店家都能对介绍生意的人按规矩提一点,也叫打一。但有一些老板不咋地,常常玩埋地雷、杀猪的把戏,做生意时不时爬栀,有个别愣头青还偷冷饭、下出笼,败坏了行业的名声。】

  掮做——古玩生意人的行为用语,上海那边多用。就是掮着别人的货物去兜生意。此语从沪语“掮客”引申而来,有时亦简称一个“”字,如“让我掮一掮”,“他要掮我这种货”。虽说“掮做”与“搬砖头”都是利用他人的东西做生意,但“搬砖头”是有了买家后的行为,而“掮做”往往是拿着货兜揽买家,掮不掉可以退还。

  活拿——一个商人从另一个商人手里拿走一件商品,当时不付款,卖出后给钱,在约定时间内如没卖将物品送回,这叫活拿。“活拿”的规矩是价位讲好了,只能多卖钱,不能少卖,即必须保底。拿货人必须是信誉好、大家信得过的人,言必有信。卖价价位比买断要高,一般说,不再给活拿的人付手续费或跑道费,但活拿的人可以戴帽儿,多卖归自己,原货主不问。

  耍活——是指不需要付现金,就可以把货拿走,全靠平时的信誉。现在的各类批发市场也沿用这话。

  当账、打仗——古玩交易用语。泛指古玩交易当中,互相之间都有搂货,然后帐帐相抵的交易。也是器物交换的一种形式,大多为业内人士所为。当账就是账项对等的交易。把当帐说成打仗,可能是口音问题。

  提、提一点、打一——古玩商人对帮助自己卖货的人提出一成(百分之十)做为酬劳金,叫“提一点”。通常说,就是一成,另有约定的除外。古玩商人对这一做法不能也不会装傻,不然帮你卖货的人就没有积极性了。即回扣。

  埋地雷——先把东西拿到乡下或者有背景的地方,编故事,带买主去买,往往东西都是高仿品……有些人以为去农村从农民手里买的货不会有错,却不知道这些货是作伪的商人故意和农民合伙的“埋地雷”。

  杀猪——就是经营新仿瓷器的人对卖假货行为的一种口语,把新仿的东西拿到和顾客约好的地方卖给顾客,他们称杀猪。前几年很盛行对一些有送礼需求的买主实施“杀猪”。

  爬桅——瓷器古玩商人在交易行为中,突然变卦了,如对讲好的条件、价钱反悔,说了的话不算数,叫“爬桅”。

  偷冷饭、下出笼——古玩生意人行为用语。“偷冷饭”与“下出笼”有同义,但又有区别。它常常说的是老板手下人所为,具有瞒天过海、跳过中间人的含义,为贬义词。“偷冷饭”是一种古玩行业的不良习气,因而会被人们谴责。近年来,其他行业也有使用此词语的。 上海话,非自诩词,都是对别人有此行为进行评价的称谓。

  【再来看看瓷器古玩市场琳琅满目的瓷器,都是从哪里上货的呢?老板的打底货一般是自己收集来的,后续上货有各种各样的货源,有荒货、鬼货、贼货、水货,比较踏实的还是荒货和落家货。每一个老板都喜欢拿分俏货、快货,不太喜欢慢货,更不喜欢滞货。海外的水货都由拖工偷偷运抵市场。对包袱斋送上门的,老板看着还满意,就吩咐“留下吧”】

  上货——瓷器古玩商从农村市场或者收藏者手中购买或征集的藏品,叫上货。

  荒货——是指专门走街串巷,下农村,到处拾荒收购来的古瓷器。这部分荒货是古玩市场的主流。但鱼目混珠,真假掺半。

  鬼货——专门指盗墓人,挖掘盗窃古墓得来的古瓷器。因盗墓违法,这种货一般不进入市场,多数是通过中间人买卖,真货多。

  贼货——是指由文物部门或私人手中偷来的古瓷器。量不大,真货多。出价低,买了犯法。 

  水货——有时候是指由国外走私进来的古瓷器。当然,有时候也是指水里出来的古物,广东人也称滥品为"水货"。

  落家——古玩生意行话。它相对于行家而言,泛指一般人家或市民,这些人是不做古玩生意的,这是古玩生意人常用的行话,如说这件青花瓷是从“落家”出来的。

  拿分——指瓷器古玩商人收到能获得较高的利润的货,也指“快货儿”。

  俏货——比较精美的的瓷器藏品,艺术价值比价高的,很多人喜欢的,叫俏货。

  快货、慢货、滞货——快货指热门的藏品,慢货指冷门的藏品,滞货指非常冷门的藏品,或者指有争论的藏品。

  拖工——古玩走私用语。是指那些专门从事秘密运输走私古玩(包括古瓷器)的职业人员。此类人员所从事的工作,属一种违法行为。“拖工”不是指某一个人,是指一类人。这些拖工大多是黑道上的人,他们常常具有通天的本领,并以此获得暴利。

  留下吧——以前拎包裹的送货上门,买家决定购买他的东西,让送货人将货留下。

  【古玩市场那些经营硬片的店家、摊主,不光做古玩,也做今玩现玩。货品多种多样,有传世的,有生坑熟坑的,有库出的,有礼货,有动过手旧仿新家生,熟坑也称熟玩。生坑有时也叫热坑、生鲜、鲜货,它分干坑水坑。有的老生坑与传世品区别不大。新家生的来源,有的是从地摊里拿的,有的从固定的小窑进的,很少从坐商拿货。小窑一般有相对固定的商家客户,负责生产新货,也帮店家下蛋,有时候自己下蛋,有的小窑还负责做旧后挂彩,有的属高仿、有的属判眼。总之,瓷器古玩市场坐商的货品有真有仿、有好有次,一般都有压堂的真品,但至尊并不多。地摊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卖有充相的器物,有的卖洗了、扒过皮的老物件,有的装棺材,有的卖瞎货、行货、大路货,摆一堆新加坡,有的做偏门,卖的东西有些别致,真货相对于坐商要少。有空您一定去逛逛,开开眼。】

  硬片——行话称书画为软片,瓷器、玉器等为硬片。

  古玩、今玩、现玩——古玩指有年头和历史印迹的古代收藏品,今玩是指现代制作的收藏品,也叫“现玩”。

  传世——顾名思义,传世是指时代流传下来的意思,它与墓葬等出土古玩相对应。传世品经过长期的使用和磨损,能流传下来很不容易,如有品相好的很难得。传世品一般带有包浆。

  生坑、热坑、鲜货、生鲜——新出土保持原始状态的东西叫“生坑”或“热坑”。很多摊主故意把粘有泥土的新瓷器拿到摊上当古器叫卖。鲜货、生鲜就是指刚出土保持原始状态的物件。

  熟坑、熟玩、老生坑——是指出土后已经过一段时间,有的已经过他人盘玩。熟坑一般带有一定的包浆。出土很长时间的,叫老生坑。

  水坑——指器物从很潮湿甚至水里出土。器物埋藏地低下具有较为丰富的水源,水坑相对于干坑而言,出土的器物往往受沁较重,并对器物有较大的侵蚀。

  干坑——指器物从相对干燥的地方出土。由于干坑则相对缺水,器物出土的沁色相对于“水坑”不同。

  库出——凡是年代较远的瓷器未经陈设和使用过的,像新产品差不多,就用“刚刚由库里搬出来”做比喻。经验不太老道的商家,对库出品是很警惕的,害怕打眼。

  礼货——官场上、商场上相互馈赠的古董文玩瓷器,其货的品质一般,基本上没有什么真货好货,但包装精美。

  动过手——对老物件进行过修补、修复、隐瞒缺陷等处理。

  旧仿、新仿——明清时期的仿旧叫“旧仿”,而现在仿旧就是“新仿”。

  新家生——古玩鉴定用语。系指一切仿冒之赝品。“家生”本是器物的总称,南宋吕自牧《梦粱录》十三“诸色杂卖”云“家生动事,如桌、凳、凉床、杌子……”“新家生”即新的器物。在鉴赏古玩时常说:“这件瓷瓶是新家生”,有时干脆说“新家生”。

  小窑——制作仿品的专用窑。

  新货——指的是假古玩,现代仿造品。

  下蛋——专指复制品。原指将别人送去装裱的名人字画进行复制或学生复制老师的作品,再将复制品以假充真卖给他人。也指瓷器的复制,比如鸡缸杯拍出天价后,众多的鸡缸杯仿品涌现出来。

  后加彩——一种常见的瓷器作伪手法,在前几集里讲过。在洗干净的旧器表面重新画彩再以低温焙烧。后加彩作伪方式多种多样,如在便宜的明清素瓷上后加了贵重的珐琅彩、素三彩、斗彩、粉彩等,以达到使其升值、作伪盈利的目的。

  做旧、高仿、判眼——新货做伪成古器叫“做旧”,一般方法是将现代仿品用物理、化学方法处理,消除火光,加上包浆污垢以冒充老器。做旧做得好就是“高仿”,做得不好就是“判眼”。

  压堂——是主人店堂里最好的镇店之宝。

  至尊——古玩鉴定用语,系指正宗的古玩,有可靠的意思。使用起来,常说:“东西绝对至尊。”或者也可以说:“侬这件古玩不至尊。”,“至尊”是“大兴”的反义词。此语来自骰戏的“至尊宝”,它指骰戏中最大的牌色。此语不仅古玩行当用,其他行业也用,也常见于上海社会流行语中。

  有充相——复制的器物和旧的差不多,如不细心观察研究就能充当旧器物。

  洗了、扒过皮——对老物件表面进行过清洗、抛光、打磨等处理。

  装棺材———原指将新画作旧后,找来不值钱的旧书画去掉原来的画心,套上旧裱边的一种作旧方法。后也指将仿旧的瓷器,用古老的包装包上,冒充传世物件骗人。即装棺材。

  瞎货——假"货"。

  行货、大路货儿——仿得不太好的仿品。指工匠为应付市场而批量生产的不精美的仿品。

  新加坡——指有些地摊货都是新货、假货、破烂货,谐音“新假破”。

  偏门——不是主流产品,或者经营手法不规范,也指不太规矩。

  别致——与众不同的意思,对于不常见的器物常用此语。

  开眼——长见识。听说王老板新纳一钧瓷,何时让咱开开眼啊?

  【瓷器古玩市场上经营多年的虫儿老板,大多谦虚好学,看过不少天书,上货时常常请人来掌眼,既把关了货品品质,又学习了知识。由于日积月累,他们懂得多,经验足,眼光都很毒,断代准,看东西很少打眼、走眼,那些到代、够年份一眼货,自然逃不过他们的眼光,更别说一眼假打眼货了,甚至对有一眼的玩意儿都不放过,所以,他们常常能够捡漏、拾麦、吃仙丹。还有一些商家生意头脑一般,犹犹豫豫,把一些不错的器物卖了。也有一些商家比较浮躁,自以为是,自己一知半解,还不愿意情人掌眼常常生吃、胡吐,不光打眼,买到高老八,还经常吃药、走宝、放漏、卖漏、玩漏、漏掉,唐代的聚膏、明代的宝鸭,竟然都当杂品看,结果可想而知,交学费呗。上当后有人想砸浆,谈何容易!】

  天书——重要的鉴定专著。

  掌眼——请行家里手帮忙看看,鉴定器物的真伪,高雅的说法叫请人掌眼。掌眼不光指用眼睛看,还包括上手摸等一系列原始鉴定的方式。这件东西没把握看年代,请个师傅为你“掌眼”看看新老。

  断代——指对物件的具体年代作判断。

  打眼、走眼——指将假货看成真货。在交易中因走了眼,用较高的价钱买了不值此价的假物品,将赝品当珍品购进,受骗上当。在古玩业中,打眼后,一般人不便声张,怕被同行知道了,讥笑自己眼力不济,有失面子,大多甘愿吃哑巴亏。

  到代、够年份——收藏品年份好,达到一定的年代叫“到代”或“够年份”。

  一眼货——真品,不细看就能鉴定是真品。

  一眼假、打眼货——赝品,不细看就能鉴定是赝品。

  有一眼——就是这件东西不错,艺术价值较高,说“这件观音瓶有一眼”,值得仔细看。对高仿有的也说有一眼。

  捡漏、拾麦——指卖方误将真品,珍品当赝品,下品出售,被识货人购去,意即捡到遗漏的真品。就是很便宜的价钱买到很值钱的东西。也称捡漏子、拾麦子。

  吃仙丹——以前老北京人古董商,买到了便宜的或者买到很喜欢的东西就叫“吃仙丹”。非自诩,都是对别人占了大便宜的称谓。老章贰哥又吃仙丹了。

  ——顾名思义,指腐烂、人人讨厌的东西。不过,臭是有过程的,就指本来是“香饽饽”的东西,却放陈了,或者日久卖不出去,偏偏让许多古玩商贩拿出去过手,变成任人皆知,谁也不想买的货色(因为从购买心理讲,凡是经过多人之手而无人购买的东西,都认为是内有毛病或问题,从而犹豫不前,不想购买),恰恰此时卖主绷不住了,越卖价格越低,也就越没人买了。这就是古玩商人把东西卖臭了。所以,古玩商人在做生意时都喜欢对“没见过天儿”的古玩伸手。

  生吃、胡吐——生吃指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买,胡吐指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卖,糊涂的谐音。

  高老八、八爷——遇到新仿旧的货称,或称“八爷”。

  吃药——指上当受骗买到了假东西。

  走宝、放漏、卖漏——就是卖亏了,把价值十万的,几千卖了。买家便是“拣漏”了。

  聚膏——指古灯。膏原是蝾螈或蜥蜴一类动物的油脂,旧时用以点灯,后来演变成用“膏”来代称灯。北周庾信《灯赋》中亦有:“秀华掩映,膏照灼。” 《切口.商铺.古董业》:“聚膏,灯也。”

  宝鸭——即香炉。古时香炉被制成各种动物的形状,常见者有鸭、鸟、兔、龟形,其中以鸭子的形状尤多,称“宝鸭”。唐代孙鲂《夜坐》诗有云:“划多灰杂苍虬迹,坐久烟消宝鸭香。”宋代李清照《浣溪沙》:“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这里的“宝鸭”均指香炉。

  交学费——不太懂行总是花钱买到新货,受人骗叫“交学费”。

  砸浆——从同行中买来打眼货“没年代”或价钱过高,掌柜可请行内高人帮忙调解,或自己上门求情,要求对方让价或退货,行内话称之为“砸浆”。

  【其实,做瓷器古玩这一行当也相当不容易,客人看得多买的少,生意是比较冷清的,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指的就是瓷器古玩市场的写照。所以,当你看中一件宝贝的时候,老板往往说,这是店里的压宝儿,如何如何,可能会开出天价,有时还会出邪价儿。老板都怕而丢面值,往往即使有人上店里看货,也会着。当你砍价,老板可能会绷价。在交易中,老板会信誓旦旦地说,“这是敲锒头”或“这是来的”!当你和老板在谈交易时,市场其他商家会守规矩,一般不会栏一道。最后成交的价格可能很低,老板会说,这是行价了,嘚,就当交个朋友。有些买主老板是最欢迎的,比如澳洲土豪老赵,他买老瓷器经常通走,也就常说的一枪打一脚踢。当然,在瓷器古玩市场里,打闷包还是比较少的。】

  天价——漫天要价,价格高出市场价很多。

  邪价儿——出奇的天价。

  ——指亏本,买一件瓷器古玩,到手后如果卖不出去,或者要赔本亏损,都叫“输”。行业里商人怕输,还怕丢人现眼,输钱不落好手。

  ——故意装作对卖不卖或买不买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很想买或卖的。这时,因某对方自己还要考虑考虑,要做出故意不买或不卖的样子,准备放长线实现自己的交易计划,先绷着。这叫——绷着买或绷着卖。

  绷价——坚持要高价,想卖个好价钱。

  敲锒头、敲——古玩生意人经营用语。“敲锒头”,系指古玩生意人在叫行时硬碰硬地交易。如说“这件瓷器是敲锒头下来咯”,有时也简称一下“敲”字,如说:“格件铜器是阿拉敲下来咯”。用“敲锒头”来说明某桩生意,无非是显示扎实、牢靠,说的人常常会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态。

  拦一道——抬高竞买者的价钱抢先买下来,对手就说他被拦一道。

  行价——成交的价格利润很低,有时甚至是“蚀本”,这就叫“行价”。

  通走、一枪打、一脚踢——将一批货物好的带坏一起卖了,称作通走、一枪打,也叫“一脚踢”。

  打闷包——古玩行业中,称不准开封检验的买卖为“打闷包”,有时也指没有看到东西而交易的行为。据说此语原流行于上海地区的民间,源于打花会赌博的“打闷包”。此语现在沪上其他行当也有使用。

  【面对瓷器古玩市场琳琅满目的瓷品,你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多看多聊不要轻易出手。对古瓷器的鉴赏,需要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不能完全凭品相说话。有人仅凭器物的彩头水淋,样子很生蜡就爱不释手,这是很危险的。要学会观察蛤蜊光贼光火光,对传世品和熟坑,还要注意观察包浆,对扎眼的器物要有敏锐的判断。看古瓷器,不一定看它是否锦皮光亮,主要看造型是鬼头还是发呆、纹饰是否死板,釉色是否发闷、发涅等,对于火头大、妖气重的妖怪,更要特别注意,千万不要发愣,当二愣子。有时可以掂掂手头翻身看看,轻轻摸一摸、敲一敲,总能找到时代的印迹和特征。要搞清楚器物的身份、路份,对非传世的,最好搞清楚坑口。一旦发现疑点,立即看新。】

  品相——指藏品保存的新旧完整程度,保存的新就叫品相好。这件东西保存得好不好就说品相好不好,如果有破损就是品相不好的意思。

  彩头——指彩色。

  水淋——比喻釉彩的光泽,好象刚刚用水淋过一样。

  生蜡——古玩鉴定用语。多指完整无损完好如初的收藏品。究“蜡”字的含义,可引申为光亮、光辉,“生蜡”就是生辉。沪语。

  蛤蜊光——古瓷彩釉上以及釉边出现的类似蚌壳内的珠光样的光晕,俗称“蛤蜊光” 。瓷器中凡是含铅的釉上彩瓷、低温铅釉瓷,受外界物理、化学物质的侵蚀以及本身发生的变化,在瓷器表面产生的一种彩色膜状物。粉彩瓷器经过几十年以后彩面自然会氧化出一种彩色光,迎光侧视,隐约可见五光十色位于彩色上面的光芒。还有迎光侧视彩料的周围紧紧围绕着淡淡的五颜六色光圈。随着“瓷龄”增加,这种彩色膜状物也会慢慢地增加、增厚,达到一定厚度时,就会产生类似蛤蜊壳里面那种闪烁的“彩光”,故人们称它为“蛤蜊光”。不过,本人认为,蛤蜊光是市场的说法,偏于主观,不可作为瓷器鉴古的依据。

  贼光、火光——新瓷器或库出的旧瓷因为没有经过一定时期的受旧程度,釉面有种刺眼的光、浮躁的色调叫“贼光”或“火光”。不过,本人认为,贼光、火光是商家的说法,偏主观,常常用来谈资,并无使用价值,不可作为瓷器鉴古的依据。

  包浆——和生坑与新品不同,传世古瓷器表面都有一层自然温润和赏心悦目的润光,似乎都有一层温润的氧化物,行内称之为“包浆”,也叫"豆腐皮儿",是识别器物新旧的手段之一。 古玩之所以会形成“包浆”,主要是因为人们长期把玩和揣摩的结果。比如,经常看见玩家在和朋友喝茶时,还带着“古瓷器”边聊变摩擦,蹭包浆呢。不过,本人认为,包浆是商家的说法,不可作为瓷器鉴古的依据。

  扎眼——指器物呈现的状态让人看着感觉不对劲,多属假货仿品。

  锦皮光亮——对于年代久远的艺术性较高、彩釉鲜艳、不伤彩、不伤釉的器物的一种赞语。

  鬼头、发呆——鉴定瓷器造型时的习惯用语,鬼头是俊俏的意思,发呆就是不俊俏的意思,一般两个互相对照来说。

  死板——不流利,鉴定瓷器纹饰的常用语。

  发闷、发涅——鉴定瓷器釉、彩时的习惯用语。指釉彩不太漂亮,不太鲜艳,不太亮鉴定釉的意思。

  火头——比喻釉彩很鲜艳或纹饰很热闹。

  妖气——古玩鉴定用语。泛指后仿品和作伪品,为了做旧而残留下的色、泽、光。这种人为的假象,往往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故称为“妖气”。妖邪手法的狡诈,常常会让人上当受骗。

  妖怪——指具有一定迷惑力的赝品,也指某些改头换面的作伪品。人们在使用时,常说:“这件东西是妖怪”。有时干脆说:“妖怪”,还有时更干脆,只用一个“妖”字。

  发楞、二楞——鉴定断代在初步不能解决时,提出疑问的很混语。

  手头——胎骨厚的器物常说手头重,胎骨薄的东西常说手头飘。

  翻身——指瓷器的底部。

  身份——即瓷器古玩物件是什么东西,瓶、盘、罐、尊...等等,什么时期的,做什么用的。不是指人,而是指物。这雍正的黄盘,牛!

  路份——档次、精美程度。路分高,一般指精品。路分低,则反之。这梅瓶路份很高啊。

  坑口——指出土物件所处地层的保存环境,也指出土物件的地域出处。

  看新——这个东西有点看新,东西不到代,现代仿的。

  【瓷器古玩市场的行话很有意思,碰见熟悉、能看准的器物叫开门,也叫舒服,珍贵的、卖相又好的东西叫大开门,否则叫不开门,也叫不舒服。研究东西,不说假不假,只说对不对。即使你看出店家的东西有假,而店家坚持说是真货,有时为估计店家的面子,也不能说假,只能说看不好。瓷器大小用表示。讲价时也有一些规矩,比如表示万,表示千,表示百,美子表示美金,有时一只数、一桶水也表示一万。你出一个指头,表示降价,对方也出一个指头,表示同意降价。有时候说降一块,可能是指降100元,也可能降1000,也可能降10000,得随机应变。有时候说一毛钱,就是10元钱,一块钱就是100块钱,十块钱就是1000块钱。古代瓷器市场的记账方法也很有意思,比如:盘王碗非瓶井,外人看着都一头雾水。如果买家决定要货了,要说包上、拿了要了,不想要了,得跟店家说回了、收起来。觉得意思不大,不想要了,就说没用。行话称收藏为,买瓷器叫,进货叫,买东西不叫买叫,有时也叫,到市场上去购买古物,叫,发现品相不错的器物要。】

  开门、大开门、舒服——开门是古玩圈里的一句很重要的行话。评价一件熟悉、能看准、没争议、没有疑问的器物,说:“这是明初景德镇的影青,开门货!舒服!”,评价一件非常珍贵的、市场又熟悉的宝贝,说:“这北宋的汝瓷,大开门!”。开门这句话内涵很丰富,既是对一件瓷器古玩的认同,又是它的流通性好、顾客喜欢、有钱赚的概括,同时,也是鉴赏人学识、涵养、经济头脑和审美水平的体现。有人认为,开门即代表真货,这倒未必,一件质量上乘的仿制品,你只要明确标识是仿制的,不骗人,很受市场欢迎,照样也叫开门货。所以,开门、大开门,也指受市场欢迎的阳光货。“开门”、“大开门”在瓷器古玩市场常常被狡诈商人用来忽悠顾客,比如,拿一件伪造古瓷介绍:“这是成化斗彩,大开门的”。

  卖相——器物显得比较完整、古老、乖巧或精致,易受买主欢迎,这叫“有卖相”。相反,古玩虽真,但有残污或不精致,则不受买家欢迎,即无卖相。“卖相”一词也已流入通语,现在商界所有售出的东西都要讲究“卖相”。

  不开门、不舒服——与开门意思相反,是指来历不明、市场多数商家都不太熟悉、不好流通的器物,包括一些假冒古董、残次品、国家禁止流通文物、稀奇古怪的臆造品等。有人认为不开门即代表假货,这倒未必,如果有人拿一件真的秦陵兵马俑,是没有商家敢冒险经营的,也是不开门的货。所以,不开门也指见不得阳光、不受市场欢迎的器物。

  对不对——在古玩行里,不说东西假不假,一般只说这东西对不对。

  看不好——倘若卖家说货绝对到代,而买家看出是新仿,又要顾及店家的脸面,就只能说“看不好”。

  圾、件——景德镇窑瓷器大小的计量术语,一般指瓷器的高度。数目字与瓷器大小成正比,即数位小瓷器也小,数字大瓷器也大,五百圾(五百件)属大器,高度为二尺以上大瓶,晚清时烧制的地瓶,高度达五六尺,叫一千件。

  方、一只数、一桶水——1万元。简化“万”字加一点为“方”,指人民币万元。3方即3万元。

  ——古代制钱一千枚为一吊,现指千元。5吊即5000元。

  ——最大面额钞票的量单位。因可随货币的升值与贬值而浮动。上世纪80年代一张指十元,90年代已指百元。7张即700元。

  美子——美金的代称。

  一个手指头、一块——跟“一块”的情况大致一样,随机应变。可能指的是一百元RMB,也可能是五百,一千,甚至是一万。

  一毛钱、一块钱、十块钱——在古玩交易时说“一毛钱”即10元,“一块钱”即100元,“十块钱”就是1000元。这是一种缩小式口语,多用在“赚钱少”的抱怨中。

  盘王碗非瓶井——即盘子6个,碗10个,瓶子8个。这是古代古董业账房记账时,记录一些重要数字使用的用隐语。具体将壹至拾的数字分别为“由、申、人、工、大、王、主、井、羊、非”替代,也有写作“由、中、人、工、大、王、夫、井、羊、非”的,与典当行的隐语数字相同,都是取各字的出头笔画数代替数字本身,这种方式有利于保守商业机密。 

  包上、拿了、要了——买家决定将藏品买下,请卖主将藏品包起来。这件东西我拿了或要了,请您包上。如果是书画、碑帖等就用卷起来。

  回了、收起来——买家不要某件藏品了,而请卖家将藏品收回去,就说收起来吧。经营者决定不经营某件藏品,也可以说回了。

  没用——买家觉得没多大意思,决定不要这个藏品了,一般对卖家说没用。

  ——行内人称收藏为玩,初次见面问“你玩什么”,意思是你收藏什么。我是玩瓷器的,意思就是,我是收藏瓷器的。

  ——我是吃瓷器的。意思就是,我是买瓷器的。

  ——买进藏品,叫纳入。较早的古玩术语。

  ——有的古玩商买东西不叫买而叫让。这件瓷器让给我吧。

  ——有的在古玩行买藏品不叫买而叫匀。这盘您能匀给我吗?

  ——到市场去购买古玩说抓货,刚抓了一件嘉庆青花。

  ——发现很好的藏品追着要,如在拍卖会上追价。

  上面所提及的瓷器古玩行话,仅是收集到的一部分。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用于商业目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程彦林2016年12月24日于北京

  关注作者其他文章,请扫以下二维码,关注作者私人公众号,点击查看历史信息。谢谢。